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种田在世界毁灭的边缘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噩梦

第一百五十二章 噩梦

新书推荐:诛梦人超级神朝真五行大陆闻说山海不相逢农门娘子别样甜万道帝尊正亦是魔玄斗九天从阳神开始掠夺都市猛人行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没过多久,兽潮再度到来,没什么多说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持续投掷,虽然昨天王牍笔大致弄清楚了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毕竟不可能带人杀到那边去瘫痪敌方指挥系统,所以现在更多的还是硬碰硬,因此王牍笔也不能再节约了,火药只能放开限制,至少到目前为止,投石机的轰炸,对面还是无法解决。

    “看!”李山河突然指着远方,王牍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一群熊列阵在那边,不过隔得太远,王牍笔看的不算清晰。

    “这东西要专门猎杀,真的站起来了,一巴掌拍在城墙上,就够我们好受得了。”李山河充满忧色,王牍笔思索了一下,却也实在没什么办法,熊王牍笔是清楚的,哪怕有了枪械,熊都是很危险的生物,更何况是现在,思来想去,王牍笔还是只有自己出手,这个最简单高效的方式了。

    “等等熊交给我来净化吧,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看对面的阵势,似乎还没有让这些熊上场的意思。”王牍笔说到。

    “嗯,这样最好,我要跟着去帮忙了,现在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李山河看着一条狼跳了上来,叹了口气,迅速出击,一记腿鞭,踢在腰上,铜头铁骨豆腐腰,哪怕是体型变大,也无法改变弱点位置,巨狼一下子失去平衡,周遭的士兵立刻砍到了巨狼身上,终结了它的生命。

    说起来,李山河是不怎么用刀剑的,他一般都用枪,因为按他说的,他的气流如果包裹在刀刃之上,就等于拿的一只短棍了,所以基本上他都是用的长枪,而长枪的穿刺功能他也是用的很少,基本上都是横扫,不过投掷的时候,倒是极其好用,王牍笔也已经在给李山河做投掷武器,有那种气流的辅助,投掷系,肯定远远的超越了其他武器流派对李山河的帮助,唯一的缺点就是投掷系太贵了,像现在的情况,丢一只枪就少了一支枪。

    局势慢慢的稳定了下来,除却了刚开始的稍稍混乱,此时基本已经稳定了战局,剩下的,就是完全的消耗战了,那边消耗野兽的数量,这边消耗人。之前狼跳上来的时候,那一段区域的士兵就受了伤,如今下去医治了,而这种人正在逐渐增加,他们聚集到王牍笔身边,等待治疗。

    就在这时,王牍笔看到,黑熊的方阵开始了躁动,随后,方阵穿插到了其他的野兽之中,王牍笔明白,要来了!

    “咚咚咚。”随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踩踏声,野兽再度涌了过来,王牍笔感受着微微的震感,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96226/415003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96226/4150031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狂神剑道独尊吞噬魂帝武动乾坤万古神帝天阿降临万道剑尊天神诀漫威世界的御主召唤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