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种田在世界毁灭的边缘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激战与肮脏

第一百四十八章 激战与肮脏

新书推荐:正亦是魔真五行大陆玄斗九天诛梦人农门娘子别样甜万道帝尊超级神朝从阳神开始掠夺都市猛人行闻说山海不相逢

    林微看着肆虐的水龙,长出一口气,而后,收了青鸾剑,站定原处,双掌暗暗提元。

    “嗯?”李清浅见林微模样,心知他的打算,不过自己本来就打定主意,要强势消耗林微待其力疲,林微如此决定,自然正合心意,于是李清浅操纵水龙,昂首冲天,随后猛的往下一扎,带着无匹声势,撞向林微。

    林微不闪不避,双掌向上直推,阴阳双气附于掌上,暗暗相合,带着一股天地间的大和谐,撞上了由上而下的碧蓝水龙。

    “轰轰轰轰轰......”只听一连串的爆炸声,林微所处地面,直接崩塌,水龙力量不减,势要凿穿地面一般,而此时,地底之中,林微声音传来。

    “阴阳~并流。”只见碧蓝水龙下方地面,透出无数黑白真气,带着阴阳规则,自下向上冲刷这水龙身体,碧蓝水龙的鳞甲,随着阴阳并流的冲刷,一块块剥落,而林微自身,直冲失去鳞甲保护的水龙,双手狠狠一插,当即感觉,强悍的生机,在水龙身体之中翻腾。

    “呵呵,如我所料,这规则,虽然看着挺可怕,但是杀伤力还是低了点。”

    林微感受到了生之规则,直接双手并指,黑白指剑生于水龙体中,而后,林微真元激荡,双手横分,

    “日月~双分。”后式接踵,林微双手指剑疯狂伸展,直接贯穿水龙,而后双分,无匹的威力,直接撕开了碧蓝水龙,只听一声哀嚎,李清浅的碧蓝灵梭,也直接被撕开,生机弥漫在周围,久久不散,然而,就在林微撕开水龙一瞬,却听得一声尖啸的破空声。

    只见一道光影,自李清浅手中脱出,而后穿过弥漫的生机,直射林微而来,林微撕裂水龙之刻,心中已感危险,却不料光影来的太快太快,林微未得感觉之时,光影已经到了林微身前,林微这才看清,原来这光影,就是李清浅所使用的梅枝,然而为时已晚,梅枝刺上林微躯体,炼体有成之后,林微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体魄如此脆弱,没有任何的阻拦,梅枝直接贯穿林微胸口钉在地上。

    哇的一声,林微呕出鲜血,捂住胸口,钻心的疼痛在林微身体蔓延,但显然,这种伤势,还没有碰到林微的危险线,所以战场禁制仍未生效。

    然而李清浅却不在准备给机会林微了,只见天空之上,数道水龙生出,呼啸而下,同时李清浅自己也俯冲下来,林微支绌之间,只得强行运功护住周身,然而龙卷消散,又见李清浅提掌从天而降,直直扑向林微,眼见危机,林微下意识提掌相对,然而,仓促运掌如何抵得过李清浅饱含真元的一掌,林微如同断线风筝,直直飞了出去,李清浅皱眉,林微此时仍是未触发禁制,代表仍有余力,一连串的攻势下来,哪怕李清浅有老梅枝接续,也是消耗颇大,心下一叹,顾不得了,于是再度捏诀,攻向林微。

    林微此时状态,可谓凄惨,胸口被开了洞,身上小伤无数,方才与李清浅对掌,又添内伤,反观李清浅,居然丝毫无损。

    场外也议论纷纷,李清浅实力出众,大家自是承认的,可如今情形,压着林微打,却超乎了众人意料。

    “不愧是半步金丹的实力啊,林微与之相比,修为还是差的太多了。”围观弟子感叹道。

    “不仅如此,林微底蕴比不上李清浅,毕竟入门不久,看起来除了那柄剑,林微再无法宝了,而李清浅法器连出,威力也是骇人。”一旁细心的弟子补充道。

    “哎,看样子大家对林微还是过分乐观了,如今看来,林微也未必胜得过慕离烟,遑论方源了。”也有弟子开始唱衰林微。

    “不可能!还有那次的绝招呢,你忘记林微师兄剑气驻天三日不散了吗?只要林微师兄用这个,一定能赢。”也有林微的小迷妹打抱不平到。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看林微现在状态,也未必还能重现那一剑的风采啊。”

    场内的林微,的确是非常凄惨了,而李清浅丝毫不留喘息之机,术法一段接着一段,林微抱着伤躯闪转腾挪,不时被水箭等术法击中,状况极其之差。

    “哈~哈~哈~”林微一边尽力闪躲,一边调息着。这大概,是自己目前为止,最惨的一次了吧,林微苦笑,没想到居然栽在李清浅手上了,然而林微心中,是绝对不愿意就此放弃的,倒不如说,如今林微战意更是高昂,越挫越勇,提着最后的气力,只待,一瞬间的机会。

    李清浅如今反而有些着急,哪怕自己已经半步金丹,但是如此多次的动用老梅的枝条,加之一直不断的捏诀施法,自己的消耗已经惊人,但是林微的韧性实在是可怕,身体被贯穿的情况下,再加之中了自己饱元一掌,按道理,如今就该逐渐力疲,然后落败了,然而林微此刻,竟反而状态还比之之前稍好了,明明自己的水箭一直在命中林微,但是根本做不到有效杀伤,而自己的杀伤力大的招数,他又仗着身法,强行躲避,李清浅有些气恼,哎,梅清苑的杀伐手段,还是太少了,心知不能再拖,李清浅也顾不上消耗了,于是收了一般的术法,站定,提起老梅枝条,再度运转起来。

    林微一见李清浅动作,心知李清浅又欲出大招了,先前自己看得清楚,李清浅手上梅枝,一共有五朵梅花,水龙用了一朵,之前梅枝贯穿自己,又用了一朵,如今只余三朵,而李清浅此时,便又拈了一朵下来,生机弥漫在李清浅周身,蓄势待发。

    见不再有法术袭来,林微也站住,心中不断思索着,如何破敌,头疼的是,李清浅枝条上明显还剩两朵,哪怕自己击破了眼前的这朵梅花,剩下的两朵,自己又是要如何是好。

    李清浅蓄势完毕,看着林微开口道,

    “林师弟,小心了,接我梅清苑秘术,转生~化死!!”李清浅言罢,无上密招出手,只见原本生机盎然的梅花,逐渐变成黑色,散发出了恐怖的死亡气息。而后,黑色梅花散开又合拢,一朵远超之前大小的黑梅,绽放开来,李清浅运气,直接将梅花掷向林微,出手瞬间,林微只感,一缕缕规则,锁定了自己,死亡,似不可避!!

    “什么!小慈,你如何能教她这等禁忌之法!!”场外木奎看见李清浅施展禁术,当即拍案而起,喝问郑小慈。

    “这......这......我没教过她这一招啊。”郑小慈也是不可思议,已经好几届,梅清苑没有出过优秀的弟子了,自己寿命也是将近,所以李清浅也算郑小慈时隔许久之后,所收的关门弟子,自己又怎么可能将此等有违天道的禁术,教给李清浅呢。

    “梅清苑如今,会此法的只有你了,小慈,你当真没教她?”木奎仍是不信,梅清苑之事自己心知肚明,郑小慈从前几位弟子早已离宗,如今只有李清浅得她真传,她不教,李清浅如何能会。

    “这......这......我知道了!!定然是当初我炼寿药,清浅一旁辅助,逆转老梅的部分生机之时,被她偷偷学会了!!”郑小慈苦苦思索,总算想出了一个可能性。

    “哼,小慈,清浅这孩子,可说是能继承你衣钵的了,可千万别因为禁招的事儿毁掉了,以往的例子,你看的还不够多吗?”木奎仍是不放心,告诫郑小慈道。

    “我知道了,我会禁止清浅再用这招的,这孩子,肯定是因为,这些年看着梅清苑进来的弟子越来越少,所以心焦,所以修炼上才这么努力,才会偷学禁招的,唉......”郑小慈想明白李清浅此战如此拼命缘由,心中一黯,自己寿元不多,哪怕如今炼出更好的寿药,也未必可以支撑多久了,而梅清苑内,因为大多都是医师辅助,所以弟子难得不说,弟子的修炼资源也是不足的,当然,是在功法方面,如今李清浅如此拼命,也不过是想,让别人看看,梅清苑还是有高手的,借此希望来年有更多门徒选择梅清苑。

    “唉,也是苦了清浅丫头,......小慈,要不然你就......违了当年之诺,将你这身丹道,传承下去?向医者少,而向丹者众啊。”木奎小心翼翼的看着郑小慈,当年之事,他也是知道的,那会儿郑小慈尚不是一脉之主时,在外界游历,获得奇遇,承一老者授丹道,之后郑小慈回了宗门,修为药理皆是大进,再加上丹道无双,便顺理成章成了脉主,但郑小慈不愿意放弃自长辈那儿所承医道,于是开始了自己医丹同修的道路,然而两条路虽然有互通,但本质差异极大,故而后来,郑小慈便只能炼体方寿药,而增功突破的那一类丹药,却是不那么擅长了,之后郑小慈开山授道,一时间闻名遐迩,之后大家因为知晓郑小慈不愿意人们只为丹道之事来寻她,便开始称呼她为青梅圣手,故意强调她医道上的成就,而郑小慈也显然是很受用的,然而问题也就出现了,当年郑小慈的亲传弟子之中,一名叫黄河的弟子,丹道修为最为突出,而他,根本就不屑一顾于医道,郑小慈苦劝无果,两人矛盾日渐深厚,之后自然就与郑小慈闹翻,最后竟然还带着一身丹道修为转投了他门,此事发生之后,郑小慈吐血三升,闭门数载,再出之时,便再也不收徒传授丹道了。

    “......哎,宗主啊,老朽岂是那么迂腐之人,只是,清浅属性属水,并不适合丹道,而其他人,我是万万不愿教的。”郑小慈拿李清浅属性做盾牌,又直接堵死了其他人的可能,而木奎见郑小慈并不是十分抗拒,却是不答应了。

    “水火并济又有何难,宗门秘境不还有一颗南明离火的火苗,就当老朽给清浅的,如此,小慈,你该是没话说了吧。”

    “这......哎,宗主你都说到这份上了,老朽自然不会再推却,那你看他们?”郑小慈指了指古战场。

    木奎稍加思量,直接对一旁木陀说到,

    “此招过后,林小子若没败,便终止比赛,判李清浅违规,使用宗门禁术,林微胜。”

    “宗主,你这可是......”郑小慈一听,连忙不肯答应,却被木奎扬手打断到,

    “行了,清浅得一本阴阳并流加一颗南明离火,此场让了又如何,待她丹道有成,还怕你梅清苑招不到弟子?再说了,也没现在宣布她输啊,林小子要能接下这招,说她输也不冤了,而且,你把老梅枝给她,难道就当真没有违规之处?”

    “清浅丫头得那枝条,可是协助我炼寿药的奖励,自然不违规,不过嘛,宗主,你对那林微,就这般看好?不惜如此,也要送他入决赛?”郑小慈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压的,低不可闻。

    “是不是,还两说呢,等等的捉对,安排给木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又想把林微丢上去。”木奎偏着头,跟一旁的山门长老说到,而后思虑了一下,接着说,

    “明天就让林小子,打木玄吧。”    林微看着肆虐的水龙,长出一口气,而后,收了青鸾剑,站定原处,双掌暗暗提元。

    “嗯?”李清浅见林微模样,心知他的打算,不过自己本来就打定主意,要强势消耗林微待其力疲,林微如此决定,自然正合心意,于是李清浅操纵水龙,昂首冲天,随后猛的往下一扎,带着无匹声势,撞向林微。

    林微不闪不避,双掌向上直推,阴阳双气附于掌上,暗暗相合,带着一股天地间的大和谐,撞上了由上而下的碧蓝水龙。

    “轰轰轰轰轰......”只听一连串的爆炸声,林微所处地面,直接崩塌,水龙力量不减,势要凿穿地面一般,而此时,地底之中,林微声音传来。

    “阴阳~并流。”只见碧蓝水龙下方地面,透出无数黑白真气,带着阴阳规则,自下向上冲刷这水龙身体,碧蓝水龙的鳞甲,随着阴阳并流的冲刷,一块块剥落,而林微自身,直冲失去鳞甲保护的水龙,双手狠狠一插,当即感觉,强悍的生机,在水龙身体之中翻腾。

    “呵呵,如我所料,这规则,虽然看着挺可怕,但是杀伤力还是低了点。”

    林微感受到了生之规则,直接双手并指,黑白指剑生于水龙体中,而后,林微真元激荡,双手横分,

    “日月~双分。”后式接踵,林微双手指剑疯狂伸展,直接贯穿水龙,而后双分,无匹的威力,直接撕开了碧蓝水龙,只听一声哀嚎,李清浅的碧蓝灵梭,也直接被撕开,生机弥漫在周围,久久不散,然而,就在林微撕开水龙一瞬,却听得一声尖啸的破空声。

    只见一道光影,自李清浅手中脱出,而后穿过弥漫的生机,直射林微而来,林微撕裂水龙之刻,心中已感危险,却不料光影来的太快太快,林微未得感觉之时,光影已经到了林微身前,林微这才看清,原来这光影,就是李清浅所使用的梅枝,然而为时已晚,梅枝刺上林微躯体,炼体有成之后,林微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体魄如此脆弱,没有任何的阻拦,梅枝直接贯穿林微胸口钉在地上。

    哇的一声,林微呕出鲜血,捂住胸口,钻心的疼痛在林微身体蔓延,但显然,这种伤势,还没有碰到林微的危险线,所以战场禁制仍未生效。

    然而李清浅却不在准备给机会林微了,只见天空之上,数道水龙生出,呼啸而下,同时李清浅自己也俯冲下来,林微支绌之间,只得强行运功护住周身,然而龙卷消散,又见李清浅提掌从天而降,直直扑向林微,眼见危机,林微下意识提掌相对,然而,仓促运掌如何抵得过李清浅饱含真元的一掌,林微如同断线风筝,直直飞了出去,李清浅皱眉,林微此时仍是未触发禁制,代表仍有余力,一连串的攻势下来,哪怕李清浅有老梅枝接续,也是消耗颇大,心下一叹,顾不得了,于是再度捏诀,攻向林微。

    林微此时状态,可谓凄惨,胸口被开了洞,身上小伤无数,方才与李清浅对掌,又添内伤,反观李清浅,居然丝毫无损。

    场外也议论纷纷,李清浅实力出众,大家自是承认的,可如今情形,压着林微打,却超乎了众人意料。

    “不愧是半步金丹的实力啊,林微与之相比,修为还是差的太多了。”围观弟子感叹道。

    “不仅如此,林微底蕴比不上李清浅,毕竟入门不久,看起来除了那柄剑,林微再无法宝了,而李清浅法器连出,威力也是骇人。”一旁细心的弟子补充道。

    “哎,看样子大家对林微还是过分乐观了,如今看来,林微也未必胜得过慕离烟,遑论方源了。”也有弟子开始唱衰林微。

    “不可能!还有那次的绝招呢,你忘记林微师兄剑气驻天三日不散了吗?只要林微师兄用这个,一定能赢。”也有林微的小迷妹打抱不平到。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看林微现在状态,也未必还能重现那一剑的风采啊。”

    场内的林微,的确是非常凄惨了,而李清浅丝毫不留喘息之机,术法一段接着一段,林微抱着伤躯闪转腾挪,不时被水箭等术法击中,状况极其之差。

    “哈~哈~哈~”林微一边尽力闪躲,一边调息着。这大概,是自己目前为止,最惨的一次了吧,林微苦笑,没想到居然栽在李清浅手上了,然而林微心中,是绝对不愿意就此放弃的,倒不如说,如今林微战意更是高昂,越挫越勇,提着最后的气力,只待,一瞬间的机会。

    李清浅如今反而有些着急,哪怕自己已经半步金丹,但是如此多次的动用老梅的枝条,加之一直不断的捏诀施法,自己的消耗已经惊人,但是林微的韧性实在是可怕,身体被贯穿的情况下,再加之中了自己饱元一掌,按道理,如今就该逐渐力疲,然后落败了,然而林微此刻,竟反而状态还比之之前稍好了,明明自己的水箭一直在命中林微,但是根本做不到有效杀伤,而自己的杀伤力大的招数,他又仗着身法,强行躲避,李清浅有些气恼,哎,梅清苑的杀伐手段,还是太少了,心知不能再拖,李清浅也顾不上消耗了,于是收了一般的术法,站定,提起老梅枝条,再度运转起来。

    林微一见李清浅动作,心知李清浅又欲出大招了,先前自己看得清楚,李清浅手上梅枝,一共有五朵梅花,水龙用了一朵,之前梅枝贯穿自己,又用了一朵,如今只余三朵,而李清浅此时,便又拈了一朵下来,生机弥漫在李清浅周身,蓄势待发。

    见不再有法术袭来,林微也站住,心中不断思索着,如何破敌,头疼的是,李清浅枝条上明显还剩两朵,哪怕自己击破了眼前的这朵梅花,剩下的两朵,自己又是要如何是好。

    李清浅蓄势完毕,看着林微开口道,

    “林师弟,小心了,接我梅清苑秘术,转生~化死!!”李清浅言罢,无上密招出手,只见原本生机盎然的梅花,逐渐变成黑色,散发出了恐怖的死亡气息。而后,黑色梅花散开又合拢,一朵远超之前大小的黑梅,绽放开来,李清浅运气,直接将梅花掷向林微,出手瞬间,林微只感,一缕缕规则,锁定了自己,死亡,似不可避!!

    “什么!小慈,你如何能教她这等禁忌之法!!”场外木奎看见李清浅施展禁术,当即拍案而起,喝问郑小慈。

    “这......这......我没教过她这一招啊。”郑小慈也是不可思议,已经好几届,梅清苑没有出过优秀的弟子了,自己寿命也是将近,所以李清浅也算郑小慈时隔许久之后,所收的关门弟子,自己又怎么可能将此等有违天道的禁术,教给李清浅呢。

    “梅清苑如今,会此法的只有你了,小慈,你当真没教她?”木奎仍是不信,梅清苑之事自己心知肚明,郑小慈从前几位弟子早已离宗,如今只有李清浅得她真传,她不教,李清浅如何能会。

    “这......这......我知道了!!定然是当初我炼寿药,清浅一旁辅助,逆转老梅的部分生机之时,被她偷偷学会了!!”郑小慈苦苦思索,总算想出了一个可能性。

    “哼,小慈,清浅这孩子,可说是能继承你衣钵的了,可千万别因为禁招的事儿毁掉了,以往的例子,你看的还不够多吗?”木奎仍是不放心,告诫郑小慈道。

    “我知道了,我会禁止清浅再用这招的,这孩子,肯定是因为,这些年看着梅清苑进来的弟子越来越少,所以心焦,所以修炼上才这么努力,才会偷学禁招的,唉......”郑小慈想明白李清浅此战如此拼命缘由,心中一黯,自己寿元不多,哪怕如今炼出更好的寿药,也未必可以支撑多久了,而梅清苑内,因为大多都是医师辅助,所以弟子难得不说,弟子的修炼资源也是不足的,当然,是在功法方面,如今李清浅如此拼命,也不过是想,让别人看看,梅清苑还是有高手的,借此希望来年有更多门徒选择梅清苑。

    “唉,也是苦了清浅丫头,......小慈,要不然你就......违了当年之诺,将你这身丹道,传承下去?向医者少,而向丹者众啊。”木奎小心翼翼的看着郑小慈,当年之事,他也是知道的,那会儿郑小慈尚不是一脉之主时,在外界游历,获得奇遇,承一老者授丹道,之后郑小慈回了宗门,修为药理皆是大进,再加上丹道无双,便顺理成章成了脉主,但郑小慈不愿意放弃自长辈那儿所承医道,于是开始了自己医丹同修的道路,然而两条路虽然有互通,但本质差异极大,故而后来,郑小慈便只能炼体方寿药,而增功突破的那一类丹药,却是不那么擅长了,之后郑小慈开山授道,一时间闻名遐迩,之后大家因为知晓郑小慈不愿意人们只为丹道之事来寻她,便开始称呼她为青梅圣手,故意强调她医道上的成就,而郑小慈也显然是很受用的,然而问题也就出现了,当年郑小慈的亲传弟子之中,一名叫黄河的弟子,丹道修为最为突出,而他,根本就不屑一顾于医道,郑小慈苦劝无果,两人矛盾日渐深厚,之后自然就与郑小慈闹翻,最后竟然还带着一身丹道修为转投了他门,此事发生之后,郑小慈吐血三升,闭门数载,再出之时,便再也不收徒传授丹道了。

    “......哎,宗主啊,老朽岂是那么迂腐之人,只是,清浅属性属水,并不适合丹道,而其他人,我是万万不愿教的。”郑小慈拿李清浅属性做盾牌,又直接堵死了其他人的可能,而木奎见郑小慈并不是十分抗拒,却是不答应了。

    “水火并济又有何难,宗门秘境不还有一颗南明离火的火苗,就当老朽给清浅的,如此,小慈,你该是没话说了吧。”

    “这......哎,宗主你都说到这份上了,老朽自然不会再推却,那你看他们?”郑小慈指了指古战场。

    木奎稍加思量,直接对一旁木陀说到,

    “此招过后,林小子若没败,便终止比赛,判李清浅违规,使用宗门禁术,林微胜。”

    “宗主,你这可是......”郑小慈一听,连忙不肯答应,却被木奎扬手打断到,

    “行了,清浅得一本阴阳并流加一颗南明离火,此场让了又如何,待她丹道有成,还怕你梅清苑招不到弟子?再说了,也没现在宣布她输啊,林小子要能接下这招,说她输也不冤了,而且,你把老梅枝给她,难道就当真没有违规之处?”

    “清浅丫头得那枝条,可是协助我炼寿药的奖励,自然不违规,不过嘛,宗主,你对那林微,就这般看好?不惜如此,也要送他入决赛?”郑小慈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压的,低不可闻。

    “是不是,还两说呢,等等的捉对,安排给木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又想把林微丢上去。”木奎偏着头,跟一旁的山门长老说到,而后思虑了一下,接着说,

    “明天就让林小子,打木玄吧。”    林微看着肆虐的水龙,长出一口气,而后,收了青鸾剑,站定原处,双掌暗暗提元。

    “嗯?”李清浅见林微模样,心知他的打算,不过自己本来就打定主意,要强势消耗林微待其力疲,林微如此决定,自然正合心意,于是李清浅操纵水龙,昂首冲天,随后猛的往下一扎,带着无匹声势,撞向林微。

    林微不闪不避,双掌向上直推,阴阳双气附于掌上,暗暗相合,带着一股天地间的大和谐,撞上了由上而下的碧蓝水龙。

    “轰轰轰轰轰......”只听一连串的爆炸声,林微所处地面,直接崩塌,水龙力量不减,势要凿穿地面一般,而此时,地底之中,林微声音传来。

    “阴阳~并流。”只见碧蓝水龙下方地面,透出无数黑白真气,带着阴阳规则,自下向上冲刷这水龙身体,碧蓝水龙的鳞甲,随着阴阳并流的冲刷,一块块剥落,而林微自身,直冲失去鳞甲保护的水龙,双手狠狠一插,当即感觉,强悍的生机,在水龙身体之中翻腾。

    “呵呵,如我所料,这规则,虽然看着挺可怕,但是杀伤力还是低了点。”

    林微感受到了生之规则,直接双手并指,黑白指剑生于水龙体中,而后,林微真元激荡,双手横分,

    “日月~双分。”后式接踵,林微双手指剑疯狂伸展,直接贯穿水龙,而后双分,无匹的威力,直接撕开了碧蓝水龙,只听一声哀嚎,李清浅的碧蓝灵梭,也直接被撕开,生机弥漫在周围,久久不散,然而,就在林微撕开水龙一瞬,却听得一声尖啸的破空声。

    只见一道光影,自李清浅手中脱出,而后穿过弥漫的生机,直射林微而来,林微撕裂水龙之刻,心中已感危险,却不料光影来的太快太快,林微未得感觉之时,光影已经到了林微身前,林微这才看清,原来这光影,就是李清浅所使用的梅枝,然而为时已晚,梅枝刺上林微躯体,炼体有成之后,林微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体魄如此脆弱,没有任何的阻拦,梅枝直接贯穿林微胸口钉在地上。

    哇的一声,林微呕出鲜血,捂住胸口,钻心的疼痛在林微身体蔓延,但显然,这种伤势,还没有碰到林微的危险线,所以战场禁制仍未生效。

    然而李清浅却不在准备给机会林微了,只见天空之上,数道水龙生出,呼啸而下,同时李清浅自己也俯冲下来,林微支绌之间,只得强行运功护住周身,然而龙卷消散,又见李清浅提掌从天而降,直直扑向林微,眼见危机,林微下意识提掌相对,然而,仓促运掌如何抵得过李清浅饱含真元的一掌,林微如同断线风筝,直直飞了出去,李清浅皱眉,林微此时仍是未触发禁制,代表仍有余力,一连串的攻势下来,哪怕李清浅有老梅枝接续,也是消耗颇大,心下一叹,顾不得了,于是再度捏诀,攻向林微。

    林微此时状态,可谓凄惨,胸口被开了洞,身上小伤无数,方才与李清浅对掌,又添内伤,反观李清浅,居然丝毫无损。

    场外也议论纷纷,李清浅实力出众,大家自是承认的,可如今情形,压着林微打,却超乎了众人意料。

    “不愧是半步金丹的实力啊,林微与之相比,修为还是差的太多了。”围观弟子感叹道。

    “不仅如此,林微底蕴比不上李清浅,毕竟入门不久,看起来除了那柄剑,林微再无法宝了,而李清浅法器连出,威力也是骇人。”一旁细心的弟子补充道。

    “哎,看样子大家对林微还是过分乐观了,如今看来,林微也未必胜得过慕离烟,遑论方源了。”也有弟子开始唱衰林微。

    “不可能!还有那次的绝招呢,你忘记林微师兄剑气驻天三日不散了吗?只要林微师兄用这个,一定能赢。”也有林微的小迷妹打抱不平到。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看林微现在状态,也未必还能重现那一剑的风采啊。”

    场内的林微,的确是非常凄惨了,而李清浅丝毫不留喘息之机,术法一段接着一段,林微抱着伤躯闪转腾挪,不时被水箭等术法击中,状况极其之差。

    “哈~哈~哈~”林微一边尽力闪躲,一边调息着。这大概,是自己目前为止,最惨的一次了吧,林微苦笑,没想到居然栽在李清浅手上了,然而林微心中,是绝对不愿意就此放弃的,倒不如说,如今林微战意更是高昂,越挫越勇,提着最后的气力,只待,一瞬间的机会。

    李清浅如今反而有些着急,哪怕自己已经半步金丹,但是如此多次的动用老梅的枝条,加之一直不断的捏诀施法,自己的消耗已经惊人,但是林微的韧性实在是可怕,身体被贯穿的情况下,再加之中了自己饱元一掌,按道理,如今就该逐渐力疲,然后落败了,然而林微此刻,竟反而状态还比之之前稍好了,明明自己的水箭一直在命中林微,但是根本做不到有效杀伤,而自己的杀伤力大的招数,他又仗着身法,强行躲避,李清浅有些气恼,哎,梅清苑的杀伐手段,还是太少了,心知不能再拖,李清浅也顾不上消耗了,于是收了一般的术法,站定,提起老梅枝条,再度运转起来。

    林微一见李清浅动作,心知李清浅又欲出大招了,先前自己看得清楚,李清浅手上梅枝,一共有五朵梅花,水龙用了一朵,之前梅枝贯穿自己,又用了一朵,如今只余三朵,而李清浅此时,便又拈了一朵下来,生机弥漫在李清浅周身,蓄势待发。

    见不再有法术袭来,林微也站住,心中不断思索着,如何破敌,头疼的是,李清浅枝条上明显还剩两朵,哪怕自己击破了眼前的这朵梅花,剩下的两朵,自己又是要如何是好。

    李清浅蓄势完毕,看着林微开口道,

    “林师弟,小心了,接我梅清苑秘术,转生~化死!!”李清浅言罢,无上密招出手,只见原本生机盎然的梅花,逐渐变成黑色,散发出了恐怖的死亡气息。而后,黑色梅花散开又合拢,一朵远超之前大小的黑梅,绽放开来,李清浅运气,直接将梅花掷向林微,出手瞬间,林微只感,一缕缕规则,锁定了自己,死亡,似不可避!!

    “什么!小慈,你如何能教她这等禁忌之法!!”场外木奎看见李清浅施展禁术,当即拍案而起,喝问郑小慈。

    “这......这......我没教过她这一招啊。”郑小慈也是不可思议,已经好几届,梅清苑没有出过优秀的弟子了,自己寿命也是将近,所以李清浅也算郑小慈时隔许久之后,所收的关门弟子,自己又怎么可能将此等有违天道的禁术,教给李清浅呢。

    “梅清苑如今,会此法的只有你了,小慈,你当真没教她?”木奎仍是不信,梅清苑之事自己心知肚明,郑小慈从前几位弟子早已离宗,如今只有李清浅得她真传,她不教,李清浅如何能会。

    “这......这......我知道了!!定然是当初我炼寿药,清浅一旁辅助,逆转老梅的部分生机之时,被她偷偷学会了!!”郑小慈苦苦思索,总算想出了一个可能性。

    “哼,小慈,清浅这孩子,可说是能继承你衣钵的了,可千万别因为禁招的事儿毁掉了,以往的例子,你看的还不够多吗?”木奎仍是不放心,告诫郑小慈道。

    “我知道了,我会禁止清浅再用这招的,这孩子,肯定是因为,这些年看着梅清苑进来的弟子越来越少,所以心焦,所以修炼上才这么努力,才会偷学禁招的,唉......”郑小慈想明白李清浅此战如此拼命缘由,心中一黯,自己寿元不多,哪怕如今炼出更好的寿药,也未必可以支撑多久了,而梅清苑内,因为大多都是医师辅助,所以弟子难得不说,弟子的修炼资源也是不足的,当然,是在功法方面,如今李清浅如此拼命,也不过是想,让别人看看,梅清苑还是有高手的,借此希望来年有更多门徒选择梅清苑。

    “唉,也是苦了清浅丫头,......小慈,要不然你就......违了当年之诺,将你这身丹道,传承下去?向医者少,而向丹者众啊。”木奎小心翼翼的看着郑小慈,当年之事,他也是知道的,那会儿郑小慈尚不是一脉之主时,在外界游历,获得奇遇,承一老者授丹道,之后郑小慈回了宗门,修为药理皆是大进,再加上丹道无双,便顺理成章成了脉主,但郑小慈不愿意放弃自长辈那儿所承医道,于是开始了自己医丹同修的道路,然而两条路虽然有互通,但本质差异极大,故而后来,郑小慈便只能炼体方寿药,而增功突破的那一类丹药,却是不那么擅长了,之后郑小慈开山授道,一时间闻名遐迩,之后大家因为知晓郑小慈不愿意人们只为丹道之事来寻她,便开始称呼她为青梅圣手,故意强调她医道上的成就,而郑小慈也显然是很受用的,然而问题也就出现了,当年郑小慈的亲传弟子之中,一名叫黄河的弟子,丹道修为最为突出,而他,根本就不屑一顾于医道,郑小慈苦劝无果,两人矛盾日渐深厚,之后自然就与郑小慈闹翻,最后竟然还带着一身丹道修为转投了他门,此事发生之后,郑小慈吐血三升,闭门数载,再出之时,便再也不收徒传授丹道了。

    “......哎,宗主啊,老朽岂是那么迂腐之人,只是,清浅属性属水,并不适合丹道,而其他人,我是万万不愿教的。”郑小慈拿李清浅属性做盾牌,又直接堵死了其他人的可能,而木奎见郑小慈并不是十分抗拒,却是不答应了。

    “水火并济又有何难,宗门秘境不还有一颗南明离火的火苗,就当老朽给清浅的,如此,小慈,你该是没话说了吧。”

    “这......哎,宗主你都说到这份上了,老朽自然不会再推却,那你看他们?”郑小慈指了指古战场。

    木奎稍加思量,直接对一旁木陀说到,

    “此招过后,林小子若没败,便终止比赛,判李清浅违规,使用宗门禁术,林微胜。”

    “宗主,你这可是......”郑小慈一听,连忙不肯答应,却被木奎扬手打断到,

    “行了,清浅得一本阴阳并流加一颗南明离火,此场让了又如何,待她丹道有成,还怕你梅清苑招不到弟子?再说了,也没现在宣布她输啊,林小子要能接下这招,说她输也不冤了,而且,你把老梅枝给她,难道就当真没有违规之处?”

    “清浅丫头得那枝条,可是协助我炼寿药的奖励,自然不违规,不过嘛,宗主,你对那林微,就这般看好?不惜如此,也要送他入决赛?”郑小慈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压的,低不可闻。

    “是不是,还两说呢,等等的捉对,安排给木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又想把林微丢上去。”木奎偏着头,跟一旁的山门长老说到,而后思虑了一下,接着说,

    “明天就让林小子,打木玄吧。”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96226/414304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96226/4143043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狂神剑道独尊吞噬魂帝武动乾坤万古神帝天阿降临万道剑尊天神诀漫威世界的御主召唤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