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楚王妃 > 第一百四十七章谣言四起破坏闺誉

第一百四十七章谣言四起破坏闺誉

新书推荐:王爷这厢有喜了胭脂霜满地看庶女如何宠冠六宫大佬今天也是个小作精状元郎他国色天香乔夫人的马甲又掉了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新婚危机之夫人虐渣要趁早穿书王妃拿错了剧本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内室一片安静,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大的声响,生怕会吵到谢氏的休息!

    云千梦则是在小丫头掀开门帘后缓缓的走了进来,双脚踏在厚实的地毯上,丝毫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那原本坐在桌前的几位文夫人看到云千梦前来,均是友好的点头示意,而守在床边的楚洁与谢家姐妹则是立即站了起来,云千梦见状则是走到床边,看了眼依旧昏迷中的谢氏,随后伸手轻轻的搭在楚洁的肩头,手指稍稍用力压着她重新坐了下来,低声问道:“二娘如何了?”

    楚洁却只是皱眉摇了摇头,眼中担着浓浓的担忧与害怕:“身上倒是不再发烫了,只是还未醒过来!李大夫正在小厨房煎药,说待娘醒来后再服用!只是从早上到现在,娘还是这样,真是急死人了!”

    “二娘定会没事的,洁儿你也该去好好的休息,你瞧瞧,这眼睛下方都黑了一圈,想必昨夜没有休息好吧!”说着,云千梦便招手让楚洁的贴身丫头过来,让她去打一盆洗脸水来给她家小姐好好的梳洗一番!

    随后云千梦眼带关心的转向谢家两姐妹,只见谢媛媛与谢婉婉今日打扮的较为素净,脸上一些极细微的擦伤也已经处理得当,便问道:“两位表妹身子可好些了?”

    “多谢表嫂关心,我们没事,只是担心姑姑!”谢婉婉小声的回着,目光却是隐含焦色的看着床上的谢氏!

    云千梦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谢氏,只见床上染血的被褥早已换下,谢氏的衣裙也已是干干净净,只是此时她面色极差,想必是失血过多,面色惨白泛着隐隐的黑气,若不是她胸前微微的起伏,只怕真会被人误解!

    看着这样的谢氏,又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事情,云千梦眸色微沉,随即面色平淡的转身看向桌边坐着的三位文夫人,浅笑道:“晚辈来迟,还请三位夫人莫怪!”

    “楚夫人客气了!我们也只是刚到而已!没想到如今的盗匪竟这样的猖狂,在官道上便也敢开始打家劫舍,当真是让人心寒!”两位文夫人均是这文老夫人的嫡亲儿媳,加上此次文家前去普国庵的还有几位小姐,若真在路上出了事情,只怕文家在京都的面子也就丢尽了,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声誉名望,也差点被破坏殆尽!

    而楚家这次的挺身而出不但化解了文家的尴尬,更是拉近了两家的关系,难怪文老夫人会亲自前来!

    “老夫人莫担心,京兆尹钱大人早已是派人前去搜索线索,相信不出几日定能找到凶手,还京都百姓一个安祥宁和的环境!”云千梦宽慰着文老夫人,眼角余光却是瞥向谢家姐妹,见她们二人低头不语,只是谢婉婉的左手却是下意识的抚上右手腕上的那只金镯子,圆润饱满的指尖轻轻的在那金色的铃铛上微微打着圈,似是藏着心事!

    “有钱大人出面,这自然是好的!否则这以后还有谁敢出城?这一次若是没有二夫人与二公子,只怕我这两个儿媳都危险了!”文老夫人颇有感叹的开口,看向谢氏的眼中免不了的又是一阵担忧,只是见楚洁与谢家姐妹已是忧心忡忡的模样,便开口说着些吉利的话“二夫人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定会没事的!”

    云千梦见文老夫人说着这般宽慰人的话,淡笑道:“二娘自是有福之人,定会没事的!”

    “我们家的孩子太过娇弱,真真是不如两位谢小姐来的勇敢!那几个随行的孩子,如今可是被吓坏了,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文府的大门!哪像两位谢小姐这般的体贴细心,竟这般的守在二夫人的床边,真是让人感动!我家大人听说了此时后,更是对两位谢小姐赞不绝口!”此时,文携的夫人缓缓开口,那看向谢婉婉与谢媛媛的眼中透露着一股赞赏,随即又想起救自己性命的楚轻扬,免不了的又是一阵夸赞:“二公子真不愧是楚王的嫡孙,身手不凡且胆量过人,当时若不是他及时出手,只怕我已是命归黄泉!”

    饶是现在坐在安全的楚王府内,文家大夫人回忆起当时那惨烈的画面,侍卫家丁们被盗贼砍杀的血腥画面,仍旧是让她微微变了脸色,眼底深处涌上一股恐惧与对死亡的害怕!

    听到‘嫡孙’二字,云千梦笑的越发的清淡,浅浅的点了下头,随着大夫人的话开口:“二弟自小生长在父亲的身边,文韬武略自是不在话下!”

    “据说二公子还未娶亲,尚未成家便能够这般的沉着稳重,可真是少见!”那大夫人似乎对楚轻扬十分的满意,几句话中均是在赞扬着他!

    闻言,云千梦但笑不语,忽而想起昨日在宫宴上楚培与文携相谈甚欢的模样,心中笑意更甚!

    几人正说着话,便见慕春走了进来,在云千梦耳边低语了几句,便见云千梦略带抱歉的开口:“几位夫人慢坐,晚辈去去就来!”

    三人见云千梦似是有事要办,也知她如今身份不同,定是忙里忙外的,也不留着她相陪,便纷纷点头,含笑着目送云千梦步出内室!

    而云千梦则是带着慕春一路走到风墨斋,果真见习凛守在书房的门外,留下慕春候在门外,云千梦轻轻的推开雕花木门,踩着极轻的步子走进书房!

    越过层层书架,却见楚飞扬竟坐在趴在桌上睡着了,虽然书房内燃了炭火,可由于房中藏着众多珍贵的古籍,未免点燃书籍,只点燃了一只香炉,且被放置在了角落的位置,与方才谢氏的内室相比,这风墨斋显得清冷异常!

    看着楚飞扬进来时把大氅搁在了太师椅上,云千梦悄声的拿起大氅,蹑手蹑脚的走进那睡着的人,轻轻的把大氅披在他的肩头,那含着点点暖意的指尖却没有立即收回,而是温柔的抚上楚飞扬的睡颜,只觉难怪楚飞扬年纪轻轻便能威慑百官成为宰相,即便是睡颜之中,亦是隐隐的带着一丝的霸气,兴许是他平日里均已浅笑示人淡化了这抹霸气!

    而此时闭上双眼休息的他,浓黑的剑眉之下是挺直的鼻梁,那微抿的薄唇更是带着一丝刚毅,仅仅是一个侧面,却已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细腻的指腹不由得探向他那长而卷翘的睫毛,云千梦一时玩心大起,另一只手则是不禁抬起测了测自己睫毛的长度,与楚飞扬的进行着比较!

    只是,还不等云千梦撅嘴生气,她的腰身顿时一紧,一个天旋地转,人已经是跌坐在一具温暖的怀抱之中!

    “没劲,每次都被你偷袭!”看着方才还沉睡不醒的人此刻已是睁开那双晶亮的眸子,含着浅笑的凝视着自己,云千梦收回自己反攻的手势认命的窝在楚飞扬的怀中,这种状况不管出现几次,楚飞扬总是能够出奇制胜,而自己所学的散打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云千梦有些消沉的耷拉着小脑袋,双手拽着他披风上的两条带子打着蝴蝶结!

    “刚才是谁趁着我熟睡的时候偷摸我的?嗯?”一只温热的手轻轻的抬起云千梦满含不服的小脸,楚飞扬忍着笑意的开口,不过另一只手却是细心的拉过背后的大氅,把云千梦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

    被人识穿了自己的小动作,云千梦微皱了下俏鼻,随即指控道:“你装睡!”

    想来也是,武功极高的他又岂会没有发现自己的靠近?只是在等着机会把自己捉住罢了!

    可恶的楚飞扬,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真是不放过任何的机会和漏洞!

    “不装睡又岂会发现你的意图?不知娘子对夫君的样貌可满意?”故意低下头与云千梦眼对眼、鼻对鼻,楚飞扬眼底隐藏着捉弄的开口!

    而云千梦则是立即丢下手中的带子,双手捧着面前的俊颜,当真是神色严肃的点评了起来:“秀色可餐,只是神情可恶!”

    最可恶的就是捉弄自己!

    “哈哈哈!”可不想云千梦的话却是引起楚飞扬爽朗的大笑,搂着她的手臂逐渐的收紧,让原本便坐在他腿上的人儿此刻更是紧靠在他的胸前,让云千梦的右耳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从胸腔中发出的震耳欲聋的笑声!

    “想不到娘子对为夫的样貌如此满意!”决口不提自己的神情,楚飞扬只挑着好话入耳!

    “今日怎么有空来王府?竟这么快便散了早朝!”见楚飞扬的脸皮已是修炼到了一定的厚度,云千梦揉着有些发痒的耳畔低声问道!

    “今日皇上并未上朝!”收起带笑,楚飞扬拉下云千梦的手,改而换成他的手替她揉着那柔嫩细腻的耳畔,同时回答着她的问题!

    未上朝!

    闻言,云千梦微挑眉,眼中满是兴味的看向楚飞扬,带着一丝坏心的开口:“是后宫发生了事情吧!难道是太后发现表姐不在宫中而引起的骚乱?”

    昨夜在宫宴上,当玉乾帝提及为瑞王选瑞王妃时,云千梦便注意到玉乾帝的目光在曲妃卿的身上停顿了一下,虽只是极短的时间,但与他的眼神淡扫其他千金时却截然不同,想必他的心中已是把曲妃卿选为瑞王妃!

    只是出乎玉乾帝预料的是,瑞王看上的却是夏侯安儿,按照如今朝中的局势分析,玉乾帝是绝对不会同意给这二人赐婚!

    而太后一是因为担心单独召见曲妃卿会被谷老太君所拒绝,二则是担心玉乾帝在曲妃卿成为宫妃之前便下旨赐婚给瑞王,因此才在宴会上当众带走曲妃卿!

    只是,这样一来,却也是给了玉乾帝机会,趁着宴会散席,便命余公公把尚未离开皇宫的瑞王请去上书房!

    之后的事情,便全部明了化了!

    自瞿公公与兰姑姑相继出来说明太后留宿曲妃卿开始,云千梦心中便知这只不过是太后想把曲妃卿送上龙床的手段,在这封建的古代,一旦生米煮成熟饭,即便是玉乾帝恐怕也不得不接受曲妃卿,况且如今又因为楚王府与辅国公府联姻的关系,曲妃卿的位分自然是不会低,届时她若是再产下皇子,影响的可能就是他的皇位!

    所以玉乾帝这才同样留下了瑞王,想与太后来一个偷梁换柱,届时曲妃卿就不得不嫁给瑞王,成为瑞王妃!

    尽管瑞王妃头衔好听,可瑞王却是北齐的战俘,这辈子在京都恐怕都抬不起头了,若是曲妃卿成了瑞王妃,只怕连带着辅国公府也要跟着受世人的指指点点,葬送的更是曲长卿的前途,一串的连消带打,玉乾帝的计谋若是成功,既能撇清关系,又能除掉太后背后的势力,最后独大的便是他!

    “后宫的确出事了!只不过不是因为曲妃卿不见,而是瑞王竟与皇后的宫女在甘露殿私通幽会,被皇上亲眼看到!如今那宫女已被处死,瑞王则被终生软禁在了瑞王府!”楚飞扬早在出宫前便把后宫发生的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只是他的心中却是存了一丝怀疑!

    “什么?瑞王与皇后的宫女竟在甘露殿私通幽会?瑞王怎能进得了甘露殿?那甘露殿可是在上书房的后面,只有通过上书房才能……”说到这里,云千梦便全部明白了过来!

    只怕太后早已是打点好了一切,准备把曲妃卿送去甘露殿侍寝!

    而这一切却早已被玉乾帝洞悉,他便顺着太后的计策来了一个李代桃僵,让人把瑞王领去了甘露殿,准备第二日一早便去‘发现’这件另皇室蒙羞的事情!

    “只是,为何会牵扯进皇后的宫女?”昨夜是曲长卿与习凛等人去把曲妃卿带出皇宫的,可以曲长卿正直的个性,云千梦绝对不相信他会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这也是我们不解的地方!曲长卿昨夜的确是在凤翔宫与上书房的途中把曲妃卿救了下来,并与习凛等人一同离开了皇宫!可今日一早皇上竟在甘露殿的龙床上发现了瑞王与皇后的宫女!我想,即便昨夜曲妃卿没有出现在甘露殿,皇上也不可能以此来陷害瑞王,毕竟如今的瑞王对他而言已没有任何的威胁,但却是他手中一颗极好的棋子,他完全不用费心思去除掉这颗容易操控的棋子!”楚飞扬的黑眸中闪过一丝阴沉,脑中过滤着所有可能的敌人!

    “亦或者说,还有其他的人不希望看到表姐成为宫妃或者嫁给瑞王!”而云千梦却是大胆的说出自己的揣测!

    “只不过,这人却十分的聪明,他竟轻易的转移了众人的视线!皇后的宫女出现在原本应该是表姐出现的龙床上,那太后势必会认为这是皇后见不得表姐成为宫妃,从而威胁她后位的反击!今后太后在宫中,只怕又多了一个要对付的人!另一方面,皇后无端的被牵连进了皇帝与太后之间的争斗之中,只怕也会对太后起了不满之心!毕竟,现在掌管凤印的可是皇后,太后若是再三的插手后宫的事情,的确是十分的不妥!只怕这两人今后在后宫之中可有一番斗法了!”静静的靠在楚飞扬的怀中,云千梦思路清晰的说出自己的判断,只是眼底却同样闪过一丝杀气,已经拥有至高无上皇权的他们,竟为了再三的巩固自己手中的权利,不顾他人的死活与意愿,随意的操纵着别人的人生,实在是太过可恶!

    静心听着云千梦的分析,楚飞扬低头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心中却是不得不佩服云千梦的聪颖!

    有些事情,经过她的分析,原本的困境便变得渐渐的明朗,而云千梦的思维亦是让他惊叹,总能在别人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予最为中肯的建议!

    “飞扬,你说,除了表哥和咱们的人,参与昨晚那件事情的还会有谁?是一派还是几派?”脑中闪过几张最有可能参与到此事的脸,云千梦低喃的问着,只觉此时楚飞扬身上的味道让人身心放松,加上昨夜一直担心曲妃卿没有睡好,便有些昏昏欲睡!

    楚飞扬闻声便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中的人,只见云千梦双颊微微泛着红晕,只是眼底带着一层浅浅的青色,便知她昨夜定是没有休息好,为防她身子滑下去,便收紧自己的双臂,脸颊贴着她的额头低声道:“困了?不如先回房躺一会?”

    可云千梦却是摇了摇头,眼睛虽然半眯着,可意识却是十分的清晰明了,小嘴不停的喃喃自语:“若是表姐与瑞王成亲,相信辰王府是乐见其成的,而海王府之前却是让海王妃前去辅国公府提及表姐与海郡王的亲事,不知与他们有没有关系!至于昨夜参与宫宴的均是三品以上的官员,那咱们尽可把目标放在他们的身上!能够躲过乌大人的眼睛,明目张胆的在宫中行凶的,想必其势力定是不弱!”

    “不过,这里面却还是有一个例外!寒澈这次却是参加了宫宴,就连他的妹妹亦是有幸进了皇宫!”楚飞扬则是缓缓开口,微微眯起的双目中折射出精明的光芒,心细如发的不放过昨日出席宴会对任何一人!

    听到寒澈的名字,云千梦却是想起与他的第一次见面,而当时与寒澈擦肩而过的,便是曲妃卿!

    秀眉不由得微微轻蹙了起来,云千梦回想着寒澈给人的印象,只觉那少年给人清朗之感,却又透着常人少有的傲气,相貌亦是极佳,若是换上锦衣长袍,看上去定也是一名出身名门的贵公子!

    “那寒玉倒是有些意思!可我总觉得,那女子不简单,能够不顾世俗的目光在宫宴开席前那般的散漫,若不是真傻,那便是极其的聪慧!”尤其这京都各府之间的宴会以及皇宫中常年会举行的宫宴,说穿了,也不过是给各府的公子小姐提供一个变相相亲的机会,让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们召集起来任人挑选!

    而当时面对众家千金的讥讽嘲笑,寒玉却依旧我行我素,丝毫没有去理睬旁人眼中的异样,想必那女子一来是无心于这样的宫宴,二来也是借此给自己挡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已派人前去寒澈的家乡,相信过不了多久就有消息!”一手轻拍了拍云千梦的后背,希望她能够睡会!

    可被他这么一拍,云千梦脑中原本存在的一点困意却尽数散去,想起方才在谢氏房中注意到的细节,云千梦坐直自己的身子,双目含着严肃的看向楚飞扬,认真道:“幽州的女子是否习惯于佩戴镶有哑铃的金镯子?”

    这已是云千梦第二次注意到谢婉婉手上的金镯子,尤其这次在提及那帮盗匪时,她的左手显然是无意识的去抚摸那只金手镯,这顿时引起了云千梦的注意,也更加留心这件事情!

    只是听到云千梦的问话,楚飞扬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诧异,随后眼前歉意的开口:“这些我倒是没有注意过!”

    听着楚飞扬这样的话音,云千梦心中便立即明了,幽州是楚培的地方,这对父子从楚飞扬出生便没有见过面,两人心中的隔阂之深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只怕对于楚飞扬而言,幽州如同楚培一样,都是一个禁词,对于这样一个禁忌,想必楚飞扬心中亦是下意识的排斥,并未对幽州加注多少的关注,更别提这些女子首饰的小细节!

    看着楚飞扬眼底的歉意,云千梦心底微微一疼,抬起双臂便环住他的脖子,乖巧的把头靠在他的颈项间,低声把自己的发现尽数的说了出来,只是脑中却是浮现出容云鹤的身影来!

    话尾,云千梦建议道:“咱们去荣善堂吧!容家生意遍布天下,相信容云鹤对于幽州的风土人情定也有所了解!”

    可话音还未落地,便被楚飞扬惩罚性的吻住红唇,与之前温柔的呵护迥然不同,这一次的楚飞扬带着一丝怒意与惩戒,略带粗鲁的用自己的唇磨蹭着云千梦的,直到她因为疼痛而往后退缩时,他才快速的撬开她的贝齿,强势的进入她的口中,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便开始下一轮的抢夺,直到云千梦瘫软在他的怀中娇喘连连,这才见楚飞扬略微分开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唇边,带着一丝危险的开口:“我会派人前去打听幽州女子素日的装扮,无需劳烦旁人!”

    说完,还怕云千梦没有听清楚一般,楚飞扬抬起她精致的下颚,再次重申道:“最近天气寒冷,就不要总是往外跑,即便荣善堂内尽是药材,届时受苦的还是你!”

    云千梦见他即便因为吃醋却还一本正经说话的模样,心头原本的不满瞬间转化成了笑意,故意开口挑逗着此时的楚飞扬:“那可不行,咱们相府的家底都全部交给容云鹤打理,我岂能一直不管不问,届时亏损了找谁哭去?况且,与他多多交流,亦能增长不少的学识,夫君总不希望我成为一只笼中鸟,整日只会博取你一人的欢心吧!”

    楚飞扬很想顺着云千梦的话点头,可云千梦眼神中的不满却让他违心的摇了摇头,立即开口表明自己的立场:“自然不希望!只不过是担心你累着!难道你希望我娶个姨娘替你分担家事?”

    “这自然不行!”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便出口反驳,云千梦这才看到楚飞扬眼底那深深的宠溺与浅笑,心中不禁暗骂自己又被狐狸骗了!

    可云千梦却哪里知晓楚飞扬的心情,若是容云鹤与江沐辰一样是那般巧取豪夺之人,他亦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回敬!

    可偏偏容云鹤每次看到云千梦时均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既不上前与自己对峙、又没有拿出敌对的态度怒视自己,唯独那双隐藏深情的眸子紧盯着云千梦,让楚飞扬怒也不是气也不是,找不到任何修理容云鹤的切入点,便只能‘大度’的任由他凝视着云千梦,自己咬碎一口白牙!

    但云千梦却又怎会不知道楚飞扬的担心,尽管这个担心在她看来简直就是多此一举!容云鹤当初既然已放手,那自然不会再出手,更何况如今自己已嫁人,两人只可能为好友与合作伙伴!

    ‘咚咚咚’此时,门外传来恭敬的敲门声!

    “什么事?”听出这一声声有节奏的敲门声是暗号,楚飞扬低沉这声音开口,而云千梦却在此时离开他的怀抱,站在书房的窗边不去看楚飞扬不满的神色,浅笑着轻抚了抚微微皱起的裙摆!

    书房的门被人缓缓推开,习凛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来到书桌前朝着楚飞扬与云千梦行礼后这才出声:“相爷,宫中有传言流出,有人把昨日瑞王侵犯的宫女说成是曲小姐,只怕过不了几日,京都均会知道此事了!”

    听到习凛的禀报,云千梦的神色骤然一沉,周身渐渐散发出一股冷意,看样子自己帮助表姐逃过一劫,可有人还是穷追不舍的想要把辅国公府逼入绝境!

    楚飞扬的目光则是跟随着云千梦的身影,见她面色凝重带着一丝戾气,便立即起身牵过她的手对习凛吩咐道:“立刻准备马车去辅国公府!”

    而此时的翰林院中,众位翰林均是手执毛笔抄录着各项典法,寒澈翻过一页泛黄的古籍,把上面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一笔一划的写在新册子上,竟连已经到了晌午用膳的时刻也不曾搁下手中的笔!

    “寒兄!”与寒澈一同入驻翰林院的孔凡则是领着两人的午膳走了进来,见寒澈依旧埋头在书海之中,孔凡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即把手中的食盒放在脚边,伸手便想抽走寒澈手中握着的毛笔,殊不知寒澈握笔极其的有力,即便是孔凡偷袭,却依旧没有成功的夺走他手中的笔!

    只见他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抄录着眼前的古籍,完全没有因为外界的干扰因素而有所停顿!

    “别抄了,休息会吧!瞧,我把咱们的午膳领来了,还带来一个你做梦也想不到的消息!”孔凡领着食盒走到一旁提供翰林们休息的小桌前,把里面的菜饭一样样的端出来,自顾的说着话!

    对于寒澈的不言不语,孔凡早已是司空见惯,也不指望他能够打理上自己,可这翰林院中均是资历极深的老学究,尽管他是以榜眼之名进来的,却依旧入不了那群老翰林的眼,能够说说的话,自然也只剩寒澈一人!

    况且,方才他听到的那则传言,只怕与寒澈有关,孔凡自然是不能放过试探寒澈的任何机会,便卖关子的开口:“唉,好好的千金小姐,竟被人传成那样,真是可惜了!”

    只是,不管孔凡如何的开口,寒澈依旧认真的抄录着眼前的书本,没有搭话的迹象,更没有与他一起八卦的心情!

    “行了,这么卖命,再不用饭,你的命就直接卖给阎王吧!”孔凡这回学聪明了,不拔毛笔,转而去抢夺寒澈手下的那本古籍!

    这些古籍都是十分珍贵的书籍,即便只是捧在手中,亦能感受到它们的历史价值,因此寒澈自然是不敢与孔凡争夺,在注意到孔凡的手快要碰触到书籍时,只见寒澈左手立即往后一缩,那本古籍也随着他的动作而落入了他的衣袖之中!

    带着一丝清冷的抬起头,寒澈看着孔凡今日过分兴奋的脸,平淡却又带着一丝讥讽的开口:“孔兄真是会苦中作乐!领午膳的时间也能打听到传言!”

    孔凡扑了个空,眼底划过一丝不悦,看着寒澈把古籍小心的放在书案上,两人这才一同坐到小桌前用起午膳!

    只是,相较于寒澈认真用膳的样子,孔凡却有些心不在焉,只见他四处张望了下,这才放下手中的碗筷,拉着身下的圆凳靠近寒澈,极其小声且神秘的开口:“寒兄,方才我领午膳时,听到一则传闻!”

    寒澈夹了一口青菜放入口中,随后又挑了一口米饭吃进嘴里,吞下后才开口:“方才孔兄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见寒澈面色依旧清淡,孔凡轻皱了下眉头,再接再厉道:“难道寒兄不好奇那传言中的女子是谁吗?唉,说来真是吓死人,若是我们这样的寒门学子娶了那样的小姐,只怕这官位没几年便能升至二品,可惜如今这小姐的闺誉怕是尽毁了,以后能不能嫁出去还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情呢!”

    寒澈为自己盛了一碗汤放在手边凉着,眼底却是因为孔凡的话而浮现一丝冷笑,随即嘲讽道:“哪家小姐让孔兄如此的惋惜?”

    见寒澈问到重点上,孔凡立即凑近寒澈,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是辅国公府的大小姐!”

    说完这句,孔凡双目便紧紧的盯着寒澈,就连他眼角细微的一丝波动也不曾放过,只想验证这件事情是否与之前自己在除夕晚宴上发现的秘密一样!

    而寒澈却是没事人一般的吃着面前的午膳,只见他吃干净碗中的最后一口米饭,便伸手摸了摸汤碗的边缘,见汤已经温热,便端起来一口饮下,这才重新给了孔凡一个目光,淡然道:“一切不过是空穴来风,孔兄什么时候也学着宫中那帮阉人嚼舌根了?”

    见寒澈看向自己,孔凡立即收回自己的目光,可仍旧是不死心的开口:“只怕不适空穴来风!今日皇上没有上早朝,随后便传出软禁瑞王的旨意!恰巧昨晚太后似乎把那曲小姐留宿在了凤翔宫,你说说,这一切竟然这么凑巧!所以宫中的人都在传是那曲小姐与瑞王公然在宫中幽会!皇上为了给辅国公府以及太后一个交代,这才软禁了瑞王!只可惜那曲家的大小姐,那样高贵的身份,竟依旧不敌流言蜚语,只怕只能以死明志了!”

    “我吃好了!今日多谢孔兄,明日午膳换有我去领!”可寒澈却把孔凡的惋惜当作空气,收拾好自己用过的碗筷放入食盒中,便见他起身重新走回自己的书桌,翻开方才那本古籍,继续抄录!

    孔凡心中略有失望的坐回自己的碗筷前,只是却还是时不时的抬眼看看寒澈,却见他神色正常,挥笔的速度依旧,便自讨没趣的在心中呸了一声,专心的用着面前的午膳!

    殊不知,孔凡转过脸的瞬间,寒澈却从书本中抬起头来,满眼阴冷的看向孔凡,握着毛笔的指关节已是微微泛白,就连方才小心呵护的古籍,亦是因为他的用力而被扯破了一角……

    此时的凤翔宫中依旧是不安宁,太后听完兰姑姑禀明曲妃卿早已是回了辅国公府,那一颗提着的心则是重重的放了下来!

    可随即一想,明明昨晚自己已是让曲妃卿喝了迷药,命人瞧瞧的把她抬去了甘露殿,可为何最终出现在龙床上的会是皇后的宫女,尽管与那宫女苟合的是瑞王,可太后心中的气依旧不顺,到底是什么人敢与她对着干!

    “太后!”兰姑姑尽管亲眼见到曲妃卿在辅国公府,可方才进宫后走来的这一路上,却也是听到了不少的窃窃私语,这些流言蜚语中谈论的均是曲小姐,让兰姑姑此刻的面色十分的难看,却又不知该如何的开口!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吞吞吐吐了?有什么事情快说吧!”太后眼中暗藏着杀气,已是给了一旁瞿公公一个眼色,让他暗中派人去查昨夜发生的事情!

    兰姑姑见瞒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太后的身边,弯腰在她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

    ‘啪!’一声巨响在安静的大殿内响起!

    ‘哗啦啦!’只见太后手腕上缠着的一圈珊瑚手链顿时散了开,那圆润饱满的珊瑚珠瞬间便顺着断掉的丝线滑落在地……

    可此刻太后哪里还顾得上手上的珊瑚手链,身子瞬间站了起来,满面震怒的低吼道:“他们反了吗?皇上严禁议论的事情,他们也敢当众议论?若是传出了宫,岂不是害了妃儿的一生?”

    兰姑姑立即双膝跪在了太后是面前,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是哪个宫的在造谣生事?给本宫查,看本宫如何的整治她们!”太后双手死死的握成拳,双目满是阴鸷的盯着大殿之外,口气满是杀气的吩咐着兰姑姑!

    “是,奴婢遵旨!只是太后,若这件事情是……”兰姑姑尽管是太后自辅国公府带入宫中的,虽然与太后感情深厚,但主子毕竟是主子,有些话不是她一个宫女能够妄加揣测的!

    “兰儿,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宫里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在这宫中,又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先下去查吧,让本宫好好的静一静!”说完,太后头疼的重新坐下,心中却是更加的疼痛!

    “是,奴婢这就去查!”见太后似乎有些累了,兰姑姑收拾好地上四处散落的珊瑚珠,便悄声的退出了大殿!

    原本以为云千梦可以嫁入辰王府,最终却是楚飞扬娶了她!

    而想方设法的把曲妃卿弄进宫来,事情没成,却是被人污蔑,若是那流言传出了宫,只怕……

    想到此,太后越发的头疼,在宫里斗了这么多年,她不是不累,不是不想放弃,可是已经开始的事情,让她如何放弃?放弃了便只有死路一条啊……

    手背盖在自己的眼睛上,太后微微闭上双眼,遮住外面照射进来的日光,心底却是翻起了无数的计谋!

    < 更新更快 就在笔趣网 www.biquw.com >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5812/39010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5812/390109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狂野美色春日宴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天降巨富最佳女婿楚王妃一世倾城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恰似寒光遇骄阳独宠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