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楚王妃 > 老太太整苏青

老太太整苏青

新书推荐:嫡女为后:世子爷太难了医入江湖我的夫君有点坏鎏心重生之霖少夫人不好惹山中田园记福运娘子山里汉夏季蓝颜无悔选择风动聆音

    看热闹的见容云鹤出现,顿时纷纷散开了去,似是有些惧怕他!

    而容云鹤却不甚在意,此时他的目光正放在云千梦的身上,只觉这女子的声音甚是耳熟,而更引人注意的便是女子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带着一丝神秘!

    尤其在众人纷纷避开自己时,面前的女子却毫不犹豫的踏进天福楼的大门,仅凭这一点,便让容云鹤不得不刮目相看!

    “慕春,还不松手?”而云千梦上前并未立即与容云鹤交谈,反倒是让丫鬟松手!

    只是慕春的手已是霸占了大半个纸盒,此时哪肯就此罢休,便嘟着双唇低声道:“小姐,是这小厮抢咱们的!奴婢已经在这站了两个时辰了,却不见他前来排队……”

    “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平日里的规矩都是怎么学的?”可云千梦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面纱下一道冷光闪过,慕春便乖乖的放开了手!

    那小厮立即喜滋滋的把纸盒抱在怀中,看向慕春的眼中满是得意!

    而慕春被当众责备,却并未表现出委屈的神色,反倒是乖巧的退到云千梦的身后,神色间转变之大,竟让那小厮一时以为自己看走了眼!

    容云鹤把一切看在眼中,冰冷的眸子中浮现出一抹异色,随之踩着稳健的步子走下楼,走到那小厮身后时,用平淡却不容反驳的声音道:“把糕点还给这位小姐!”

    肆儿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还伸出手用力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甩了甩圆圆的脑袋,依旧不死心的问道:“公子,这,这是奴才先过来排队的!”

    只见容云鹤漂亮的丹凤眼中瞬间射出一抹冷色,吓得肆儿立即把手中的点心塞进慕春的怀中,随后便气鼓鼓的退到容云鹤的身后不再言语!

    慕春看着怀中突然多出来的点心,真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只能看着身前的云千梦,等着她发话!

    云千梦却不再推辞,朝着容云鹤福了福身感谢道:“多谢!”便领着慕春走出天福楼!

    此时相府马车准时到达天福楼的门口,米嬷嬷扶着云千梦登上马车,这才嘱咐车夫小心架势……

    容云鹤看着门口的马车离开,认出那马车的车壁上所刻的‘云’字,心下了然!

    正要转身带着肆儿离开,脑中竟不禁浮现出半月前在皇宫的那场偶遇,冷漠的眼中竟浮上一抹诧异,心中不禁反问:难道是她?

    肆儿则是心中有气的跟在容云鹤的身后,他就是闹不明白,为何他家性格孤僻的公子,今日会把到手的糕点让给那凶巴巴的小丫头?

    那可是公子为容府老夫人准备的点心,老夫人年纪大了,胃口不大好,却独独偏爱这天福楼的翡翠绿豆糕!

    今日公子恰巧没事,便向老夫人说明此事,可现如今空手而归,岂不是让老夫人失望?

    肆儿越想越不服气,整张脸蛋都皱成了一团……

    恰巧容云鹤回头,便把他的神色表情全部看进了眼中,顿时摇了摇头,这肆儿竟连相府的一个小丫头都不如!

    两人一同上了容府的马车,容云鹤端坐其中闭目养神,肆儿则是瞧瞧的掀开车帘,眼馋的盯着外面的市集美景!

    “肆儿,你还不知错么?”这时,闭目的容云鹤开口了,依旧是平淡的语气,却夹杂着让人敬畏的严肃,吓得肆儿手一抖,车帘‘哗啦’一声从指尖掉了下来!

    肆儿自知他家少爷定是知道自己耍的小聪明,立即双膝跪地,认错道:“少爷,是奴才贪玩去街口看了杂耍,本想着待那绿豆糕出锅便赶回来,却不想今日卖的如此好!肆儿知错,请少爷责罚!”

    容云鹤却依旧闭着双目,任由肆儿跪在面前,车内一片寂静……

    肆儿此时心中不住打着小鼓,他家少爷因为头发的原因,从生下来便不受众人的待见,但却对自己这个自小跟着他的奴才情如兄弟!

    只是自个儿今日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谎,让少爷蒙羞,怕是惹得少爷生气,要把自己赶出府了!

    如此一想,肆儿的额头不禁冒出冷汗,却由深知容云鹤的个性,此时自己求饶恐怕下场更惨,便只能垂首跪在他的面前!

    直到马车停在容府的大门口,容云鹤这才睁开双目,只是眸色太过冷淡,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却让肆儿吓得缩了缩身子!

    “从今日起,罚三月月银!若有下次,你便出府吧!”出口的话如清风拂面,却让肆儿既惊又吓,连连的点了点头,赶紧跟着容云鹤走进府内……

    而相府的马车内,慕春则是有些欢喜的抱着纸盒,吸吸小鼻子,使劲的闻了闻纸盒内散发出的阵阵香味,圆圆的大眼崇拜的看着云千梦,开心道:“还是小姐厉害!那小厮着实可恶,明明就是晚到的,竟死皮赖脸的说他先来的!奴婢可是排了两个时辰的队,怎么就不见他的人影呢?”

    云千梦见她宝贝的抱着那盒翡翠绿豆糕,又瞧小丫头满面的愤慨,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纤长的手指点了点慕春的脑袋,有些宠溺道:“你呀,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都已经让给你了,你还不依不饶的!”

    被云千梦如此调笑,米嬷嬷也跟着笑了起来,慕春则是双颊微微发红,想起自己竟当街与男子抢夺食物,一时间只觉真是丢人现眼!

    不过,又想起方才出现的那名白发男子,慕春压下心中的懊恼,有些疑惑:“小姐,刚才出现的那名公子,恐怕是容家的嫡公子吧!没想到他长的竟如此俊美,只可惜那一头的白发……”

    说完,小丫头颇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颇有些惋惜的意味!

    云千梦见她谈及容云鹤,便开口问道:“可惜?”

    不等慕春开口,米嬷嬷便说道:“据说这容家嫡孙少爷出生时便是满头白发!那容家老爷见正妻竟生出这等孽障,当时差点让人把容少爷给溺死!幸而老夫人赶到,这才保住了容少爷的命,还对外宣称容少爷这是天资聪颖,老天怕他英年早逝,这才留下了遗憾!只是,那容老爷自此便不待见正妻,对于这个儿子更是视而不见,独宠家里头的周姨娘!”

    云千梦听着米嬷嬷的解释,心下不禁好笑,似乎这古代的男子都偏宠姨娘,果真是妻不如妾啊!

    况且,这白发并非不能医治,而且就算在现代,也有少年白发一说,指的也是一些聪明的孩子!

    但这古代的人愚昧不堪,稍有异象便认为是妖魔作怪,倒是可怜那容少爷被大环境所连累!

    如听故事般,云千梦见米嬷嬷起了兴头,便符合着说道:“如此说来,那容少爷岂不是很可怜?”

    听闻云千梦的感慨,米嬷嬷却使劲摇了摇头,随即正色道:“容少爷虽得不到容老爷的疼爱,但容老夫人和宫里头的容贤太妃娘娘却是十分的宠爱他!听闻那太妃娘娘可是把容少爷当作亲儿,时不时便把他接进宫中叙旧!凭着这一点,容老爷和那周姨娘便是再看不惯正妻母子,却也是无可奈何!”

    闲聊间,马车已是到了相府门口!

    慕春跳下马车,然后扶着云千梦缓缓走下来坐进软轿中……

    “先去百顺堂!”放下轿帘的同时,云千梦低声吩咐道,米嬷嬷点了点头,让人把轿子往百顺堂的方向抬去,自己则是抱着紫檀木盒往绮罗园走去!

    原以为此时已经用过午膳,众人都已回去休息,却不想待云千梦踏进百顺堂的院子时,苏青正被罚站在正屋前,而那王嬷嬷则是跪在她的身边,对着里面的老太太哭喊求饶道:“老太太,您行行好吧!我们姨娘怀有身孕,身子娇弱,可禁不住罚站啊!奴婢愿意代替姨娘受罚,老太太,您出来看看姨娘吧,姨娘真是快不行了……”

    云千梦看着面前的阵仗,还真没看出苏青有哪里不适的样子,倒是王嬷嬷的大喊大叫让人心烦,尤其那张不算年轻的脸上流满眼泪鼻涕,一时让人只觉恶心!

    苏青听到脚步声转过脸来,见云千梦面色平静的立于一旁看着自己的笑话,冰冷的眼中不禁浮现一丝恨意,而王嬷嬷却是腆着脸皮的爬起来跑到云千梦的身边,讨好道:“大小姐,老太太可是最心疼您了!您看我们姨娘现如今怀着相爷的儿子,可经不住长时间的站立啊!还请您向老太太求个请,否则相爷的子嗣出了事情,可不就是大小姐的错?”

    云千梦好笑的听着王嬷嬷对自己的威胁,拦住一旁想冲出来与之理论的慕春,淡然道:“我是什么身份?你个刁奴,居然敢让我屈尊降贵的为一个姨娘求情,你是老糊涂了还是犯浑,要不要我禀明了老太太,连着你和你的主子一起赶出相府?”

    此言一出,王嬷嬷的哭声如断线的风筝嘎然停止,而苏青的脸色更是被云千梦气的铁青,原本还想借着云千梦残害云玄之子嗣的名头,让老太太把怒火从自个的身上转移开,却不想这云千梦竟生得一张利嘴,半点亏都吃不得!

    云千梦见这主仆二人面色如彩虹般不断翻转,又想起夏嬷嬷所受的苦,心中冷笑,被别人说了几句就受不了了,这对于那些被她们残害的人来说,这点小事连利息都收不回来!

    而自己也只不过随便说说,岂会真让老太太把苏青赶出相府!

    况且此时她身怀有孕,难保云玄之不会在外面重筑新居让苏青居住,届时,自己想要讨回所有的一切,只怕没有在相府容易!

    自己倒是愿意留着苏青,好生的‘待’她!

    正在双方对峙时,柳姨娘笑着从暖阁出来,见到云千梦,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热忱了,立即走上前,恭敬的朝云千梦福了福身,随后笑道:“老太太说似乎听到大小姐的声音了,差奴婢出来看看!奴婢本还不信,这一看,果真是大小姐!老太太和您可真是祖孙情深啊!”

    云千梦见柳含玉今日如此开心,又见苏青面带愠色,便知柳含玉为何高兴!

    淡淡的扫了眼苏青,云千梦细细的询问道:“老太太可用过午膳了?”

    “用过了!不过,自从大小姐早儿出门后,老太太便惦记着那翡翠绿豆糕呢!”说笑间,柳姨娘陪着云千梦走进屋内,在踏进暖阁前,柳含玉拉住云千梦,悄声在她耳边说着:“老太太想把二老爷家的小姐接过来,可苏姨娘不同意,便被罚站了!”

    云千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便接过慕春手上捧着的纸盒踏进暖阁!

    “孙女见过祖母!”此时老太太正坐在炕上,手中拿着一块绣好的棕色绢帕细细的看着!

    见云千梦进来,便放下绢帕,对她招了招手,让云千梦走近自己,直到摸到她柔嫩的小手微凉后,这才佯怒道:“这么冷的天,下次让下人们去买便是!你可是相府金贵的大小姐,可不能弄坏了身子!”

    闻言,云千梦面上浮出感动的神色,立即窝进老太太的怀中,心怀感恩道:“祖母这是说的哪里话?孝敬祖母是孙女应做的!再说,现在已经开春,外面也不似冬日那么寒冷了!只要祖母开心,孙女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

    说着,便双手奉上那还热腾腾的翡翠绿豆糕,打开纸盒,只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老太太眼中更现喜色!

    “祖母,您尝尝,可是与以前的味道相同!”云千梦接过丫头递过来的湿帕子擦干净手,这才小心翼翼的捏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绿豆糕放到老太太的嘴边柔声道!

    老太太也不推辞,就着云千梦的手小小的咬了一口,细嚼慢咽后才吞进肚中,随后满意道:“和以往的一模一样!你婶娘原先也在家中请了厨子专门做这个!可是不知怎么,就是做不出这味道来!今日还是拖了梦儿的福,祖母才能一饱口福!”

    云千梦却是谦虚一笑,把手中的糕点交给老太太身边的芮嬷嬷,自己又亲自为老太太倒了杯热茶,笑道:“祖母不知,这还是婶娘提醒梦儿的呢!说来婶娘可真是有心了,生怕祖母住的不习惯,还特意嘱咐孙女呢!”

    见云千梦并不居功自傲,反而把所有的功劳都推在儿媳妇身上,这让老太太对这个孙女越看越是满意!

    而云千梦却是执起老太太刚才看的那方绢帕,看着上面绣着一颗寿桃,绣工精湛,竟让人直觉的这是一颗新鲜的桃子,便笑着夸赞道:“谁这么好的手艺?竟把这寿桃绣的如此逼真?”

    老太太闻言,跟着笑了,手指着柳姨娘说道:“是云嫣丫头绣的!说是怕我不够用,连夜赶出来的!”

    柳姨娘见云千梦突然问起绢帕的事情,心中咯噔一声,双手有些紧张的捏紧了手中的丝帕,扯出一抹笑容,赶紧解释道:“奴婢昨儿个想着,大小姐如此孝敬老太太,三小姐作为妹妹更应该以大小姐以楷模学着点,便在刚才把绢帕送了过来!只是些女孩儿会的,不能与大小姐相比!”

    柳姨娘如此说来并无错!

    要知道,天福楼的翡翠绿豆糕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买的!

    店家会看买家出示的腰牌,不是嫡出的名门子弟,万是不能买到!

    因此说,云嫣的绢帕与云千梦的糕点,确实没有可比性!

    只是云千梦脸上却不见丝毫的不满,反而是细细的详端那丝帕半响,随后赞美道:“姨娘过谦了!妹妹针法细腻,用色又符合祖母的年纪,可谓是用心良苦!这等孝心,与我并无二异!况且,瞧三妹妹手艺如此精湛,我还想请三妹妹教我刺绣呢!”

    此言一出,老太太眼中噙满笑意,柳姨娘则是松了一口气!

    这时,院中又传来王嬷嬷的喊叫声,那已经略显沙哑的声音落入耳中尤为刺耳,顿时扫了老太太的兴,有些不悦道:“若是府中人人都像梦儿这般懂事,我也就没什么可操心了!可偏偏弄了这么一个丧门星回来,连一个孩子都容不下!”

    说着,老太太便有些气息不稳,撑着桌面的手狠狠的拍了下……

    云千梦迅速放下手中拿过的绢帕,探出纤手轻抚着老太太的胸前,为她顺着气,目光中却带着不解道:“孙女方才进来时,便见苏姨娘站在院中!祖母,苏姨娘毕竟怀有父亲的骨血,还是让她回去休息吧!万一出了事情,不是有损您和父亲的母子之情么?”

    老太太一听云千梦的劝解,原本平复下来的情绪再一次被挑起,只见她猛地坐直上身,面色难看道:“那狐媚子还想破坏我们的母子之情吗?别以为她怀着身孕便可以没规没距的!真以为别人怕她,连我也怕了她了?一个姨娘,还想翻了天不成?就算那孩子生下来,我也不会承认,族谱更别想进!”

    老太太指着窗口便训斥起来,洪亮的嗓门让屋里屋外所有人都听的真真切切的,一时间王嬷嬷的声音弱了下去,而那苏青身形竟摇晃了一下,面色更加的难看!

    云千梦不用出去便知苏青此时定是被气的咬牙切齿,只是这点痛对于已逝的云夫人而言,只怕是连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只见云千梦忧心的看了老太太一眼,随后端起已经不太烫的茶盏递给老太太,贴心道:“祖母喝口茶消消气!您若真看不惯苏姨娘,便免了她的晨昏请安,让她呆在风荷园!这样父亲也不会有微词,反倒会认为祖母您体贴姨娘呢!”

    老太太喝了几口茶,平息了下怒气,这才语重心长道:“丫头,你的心肠也未免太好了!今儿个她对我都如此不敬,你如此好说话,还不被她骑到头上?这早晚请安一时是不能免得!想当初你母亲怀着你时,也是日日前来请安,没有一日落下的!这规矩岂能坏在一个姨娘的手中!况且,她的身份怎么能跟正妻相比?今日若不是她无礼顶撞,我也不会如此待她!”

    说着,老太太重重的叹了口气……

    云千梦见老太太终于把话绕道重点上,便问道:“不知到底是何事,惹得祖母如此不快?”

    老太太见云千梦如此懂事,便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梦儿,你们姊妹三人自小一起长大,便是彼此的伴,也不会显得孤独!可你那易儿妹妹,上头就两个哥哥,下面也没有弟弟妹妹,如今哥哥们来了相府,独留她一人,难免孤单!祖母想着不如把易易接过来,与你们做伴岂不很好?可那黑心的竟说女孩儿还是养在自个父母身边好,就是不允许易易过来!你说,祖母能不心寒吗?”

    云千梦低垂着双眸,认真听着老太太所说的每一个字,长如蝶翼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目光,竟让老太太也琢磨不透她的想法!

    直到老太太说完所有的话,云千梦这才扬起绝美的脸蛋,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中闪着笑意,嘴角上扬,开心道:“祖母,这可是好事!梦儿也十分喜欢易易,接过来做伴是最好不过的!只是,这事祖母大可直接与父亲说,为何要通过苏姨娘?”

    老太太见云千梦爽快的答应,心中一喜!

    可又听她提到苏青,不禁冷哼一声,沉声道:“还不是想着你父亲宠爱她,她的话可比我中用多了!让她与你父亲提这事,可她倒好,一口便回绝了!她这是想弄得家宅不宁啊,这等毒妇,留着有何用?”

    自此,云千梦便明白,老太太只不过是借题发挥,想把以前从苏青这受的的侮辱全都讨回来!

    而这个方法却又不能让云玄之心生厌恶,便直接拿亲情做挡箭牌!

    不过,恐怕接云易易来相府一事,也是老太太早就算计好的,毕竟,楚飞扬这样的男子,在西楚国的确很难再找出第二个!

    而且经过老太太这么一闹,云玄之那边定早就得到消息,只怕晚膳后便会说起此事!

    这次云玄之本就是因为想表现孝心才接老太太回来,若此刻驳回老太太的提议,那可是大大不孝的!

    苏青方才的举动,便触及了云玄之的底线,恐怕她将会被云玄之冷淡一段时间!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老太太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口气憋着十几年,今天终于收到点利息了!

    而苏青这么一被冷淡,府中又有几位年轻貌美的新姨娘,将来的日子会如何,只怕不用想也知道!

    想到不用自己出手便收拾了苏青,云千梦心情一时大好,推开茶盖轻吹了吹里面的热气,舒心的喝了一口,只等晚上的好戏!

    果真,不到晚膳时分,云玄之便踩着极重的步子走进百顺堂!

    只是,当他看到在院子中罚站了整整一下午,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苏青后,那极怒的眸子中一时闪过心疼,立即走上前,把苏青抱在怀中,柔声道:“怎么会这样?”

    苏青眼中满是委屈,强忍的泪适时的落在云玄之的手背上,滚烫的温度一时灼热了云玄之的心,让他满腔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又瞧苏青两眼翻白,似有晕厥的迹象,立即打横抱起她大步跨出百顺堂!

    老太太早已听到下人来报,说老爷已经进院,正打算摆出一副伤心的模样,却不想下人又进来说云玄之抱着苏青已经离开,顿时气的老太太双唇发抖,恨不能摔了面前的茶盏解气!

    而云千梦早已料到苏青会来这么一手,反倒是气定神闲的喝着面前的茶水,算着云玄之折回来的时辰!

    暖阁内一片安静,有些阴沉的可怕,柳姨娘看着老太太隐怒的面色以及云千梦置身事外的淡定,找了个借口退了出来,这才深深的松了口气,吩咐下人们先去准备晚膳!

    一个时辰后,天色已完全黑暗了,相府内各个角落挂起了灯笼,云玄之却还是没有回来,这让老太太的怒气已经频临爆发的边缘!

    云千梦见状,赶紧安抚道:“祖母莫气!或许苏姨娘真是动了胎气!要不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听罢,老太太心烦的罢罢手,狠声道:“若有本事,她就真生病!要我去见她,做梦!”

    云千梦见老太太态度如此坚决,面上显出难色,微叹口气,走到老太太身旁,两只小手轻轻的捶着老太太的肩头,柔声分析道:“祖母,父亲担心自个的孩子,这并未有错!若您不去,岂不是让父亲认为这一切都是您故意的?届时,母子关系岂能好?况且,父亲这次也是出于孝心才心心念念的想接您回府,若您不去,岂不证实了外面关于相府母子不和的传闻?而且,这接妹妹前来一事,还是需要父亲点头的!”

    云千梦如此说,只不过是给老太太一个台阶下,若她们母子闹的太僵,得意的不过是苏青,云千梦是断不能让苏青得逞的!

    而老太太也是聪明人,知道云玄之至今没有爵位便是因为一个‘孝’字,若自己此刻妨碍了儿子的前程,怕也会影响两个孙子的仕途!

    如此一想,即便老太太再不愿意见到苏青,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云千梦见状,立即对站在暖阁外伺候的柳姨娘吩咐道:“把那蜜枣银丝粥、蓬溪姜糕都装上一点!”

    老太太见云千梦做事如此周全,不由得有些狐疑,只是云千梦却让丫头们把食盒交给芮嬷嬷,老太太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意,祖孙二人相伴着往风荷园走去!

    而风荷园内,云玄之看着躺在床上昏睡过去的苏青,不禁朝着王嬷嬷发怒道:“都是死人吗?姨娘怀有身孕,怎么能让她在寒风里站一整个下午!”

    王嬷嬷见云玄之此刻如此的关心苏青,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是落地,甚至不顾膝盖的疼痛,重新跪在云玄之的面前,哀求道:“相爷,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姨娘吧!今儿个老太太因为姨娘说错一句话,便罚姨娘站了一个下午,这长此以往,我们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恐怕……”

    说道最后,王嬷嬷的声音越来越小,似是十分惧怕被人听了去……

    云玄之见她说道一半竟停了下来,心中一个着急,吼道:“谁敢动她?青儿若是出了事,你们通通都给我去陪葬!”

    老太太与云千梦刚到风荷园的门口,便听到这句话,气的老太太面色一沉,只是云千梦却是淡笑的扶了她一把,随即轻声道:“父亲这是在教训奴才呢!咱们只管探病!”

    闻言,老太太压下心中的不快,眼中的怒意顿消,以一副温和的模样走进正屋……

    云玄之还想再问下去,可却见老太太领着大众人走了进来,便暂时停了口,转而快步走向老太太,亲自扶着她走进暖阁:“大冷天的,怎么敢劳烦母亲亲自前来!”

    老太太目光凌厉的扫了地上的王嬷嬷一眼,随即才朗声道:“听说苏姨娘是在我的院子里晕倒的!她此刻又怀着咱们云家的骨肉,自然是大意不得!”

    老太太开口便说明自己对苏青的关心,尤其对那未出世孩子的爱惜,更让王嬷嬷抹泪的手微微一顿,有些不解的抬起头看向老太太,却见她神色泰然,完全不似下午的凶悍!

    云玄之的表情也是一怔,明显没有想到老太太竟会因为关心苏青而来!

    而此时,芮嬷嬷早已麻利的让丫头们把食盒拎上来,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粥和点心一一摆放在小桌上!

    云玄之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粥,一时间竟有些惭愧,更是用心的扶着老太太坐好,满含感激道:“让母亲费心了!只是,这些事情,让王嬷嬷去做便可,府里断不会少了姨娘的吃食!让母亲为姨娘准备这些,儿子汗颜!”

    见云玄之的确是满面惭愧,老太太却没有责备,而是拍了拍他的手,语重心长道:“你是娘的儿子,娘自然不会让你难做!况且,苏姨娘怀着身孕,难道你要为娘看着自己的孙儿吃苦不成?”

    云玄之见老太太与自己掏心窝子说话,便用力点了点头!

    可床上装睡的苏青却是听不下去了,锦被下的双手死死的捏成了拳,恨不能掀开被子大声与老太太理论一番!

    今日明明就是老太太故意拿话套自己,然后自己便被罚站了整个下午!

    直到云玄之前去百顺堂,暖阁内连个丫头都不曾出来关心自己,可此刻老太太怕自己告状,竟不要脸的跑过来,假惺惺的充好人!

    真是好算计,既要维持良好的母子关系,又要变着法的抹黑自己,老太太这一手玩得可真够溜的!

    苏青此时只觉自己气的压根打颤,只是既然已经晕厥,便只能硬生生的压下胸口无法抑制的怒火,只是睡颜上却不能维持原状,睫毛不禁有些轻颤……

    柳含玉此时正立于老太太的身后,对于老太太与云玄之的对话,她自是没有什么资格插嘴的,便把注意力放在苏青的身上!

    本就有些怀疑苏青晕厥的真实性,此时果真让柳含玉抓到苏青面部的异样,立即低低的‘呀’了一声!

    云玄之正与老太太叙母子之情,此时被柳含玉打断,顿时有些不悦,低声呵斥道:“怎么回事?没看到我与老太太说话吗?”

    而柳含玉则是知错的模样,再次看了眼苏青,这才低声道:“奴婢知错,请老爷息怒!”

    只不过云千梦与老太太已是注意到了柳含玉方才的眼神,便听见老太太吩咐道:“柳姨娘去看看苏姨娘吧,若是没事,咱们也该回去了!屋中人太多也不好,别影响了苏姨娘休息!”

    柳含玉朝着云玄之与老太太福了福身,便悄声走向床边,王嬷嬷见状,刚想出声提醒苏青,可一想苏青此时正在昏睡中,自己若出声,不就说明苏青是骗人的吗?

    如此一想,王嬷嬷只觉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提着整颗心,紧张的盯着柳含玉渐渐接近床边!

    老太太则是递给芮嬷嬷一个神色,只见芮嬷嬷立即走到王嬷嬷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苏青此时只觉有一股不怀好意的气息往自己床边袭来,心知自己不能再装睡,便吃力的眨了眨双眼,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柳含玉刚想出手,却见苏青‘恰巧’醒了过来,心中一阵失望,脸上却堆满笑容,喜道:“苏姨娘醒了!”

    说着,便亲自上前,亲切的扶着苏青坐了起来,笑着对云玄之报喜:“相爷,姨娘醒了!”

    王嬷嬷听到柳含玉如此说,悬着的心放了一半下来,这时才发现后背竟已全部湿透……

    而柳含玉的话却并未让云玄之露出欣喜之色,反而是目光古怪的看了苏青一眼,心中满是狐疑!

    老太太则是详端了苏青的面色,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起身道:“既然醒了,便把那桌上的粥吃了吧,可不能委屈了肚中的孩子!见你神色不好,以后也不用起早请安,好生养着吧!咱们也回吧!”

    云玄之听着老太太的吩咐,又想着苏青如此及时的苏醒,心中顿时明了,面色微沉,却对老太太恭敬道:“一切都是儿子的错!累得老太太跑来!”

    听出云玄之话中真心的歉意,老太太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已是达到,便笑着罢罢手,大度道:“你是我儿,哪来那么多的规矩!只不过,苏姨娘毕竟是有身子的,你夜宿风荷园也不方便,一会让柳姨娘给你安排了去处,早些歇息吧!”

    说着,便搭着云千梦的手走出暖阁,而柳含玉则是走到云玄之的面前,低声道:“老爷,奴婢先伺候老太太和大小姐用晚膳,晚些时候再来伺候您!”

    闻言,云玄之一阵皱眉,关心道:“老太太和梦儿还未用晚膳?”

    柳含玉淡淡的点了下头,便也跟着走出风荷园!

    暖阁内一时间陷入寂静中,云玄之立于门口,目光直盯着靠在床头的苏青,只见她一头乌发此时垂在肩头,衬得一张柔媚的小脸更加的惨白!

    只是,这样一个女子,刚才竟然用装晕来骗取自己的同情!

    而自己年迈的母亲却是饿着肚子前来看望一个姨娘,让云玄之心中一痛,便冷声道:“规矩不能废!否则家法如同虚设!苏姨娘以后每日晨昏定要诚心去老太太那边请安,切莫再弄虚作假!”

    说完,云玄之满眼失望的踏出风荷园!

    苏青不想自己一整个下午的苦肉计竟被那老太太给戳破,一时恨得抓过身上的锦被使劲的丢在地上,吓得王嬷嬷赶紧上前,重新拿过赶紧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宽慰道:“夫人小心自个的身子!您若是此时气病了,岂不称了哪些人的心?况且,二小姐此时还在祠堂等着您呢!”

    一席话,让苏青顿时冷静了下来,只是刚才云玄之并未发火,而是极其冷静冷漠的对她说出那番话,让苏青心中一时间不安了起来!

    毕竟是同床共枕多年的夫妻,苏青自是十分了解云玄之的个性的!

    当他发怒是,不见得会对人产生隔阂!

    但若他冷言冷语时,却只能说明他对人产生了不信任!

    这些年,苏青之所以在相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便是摸清了云玄之的个性!

    只是,老太太来了这么一手,竟让云玄之对自己冷淡了起来,这让苏青始料不及的,甚至有些后悔当时为了陷害云千梦,而让云玄之把老太太接回相府!

    不过,更让苏青气恼的便是,第二天一早,云玄之便派刘护卫出城,让他把云易易接回相府!

    得到消息的苏青面色铁青,却介于眼前的形势不得不笑着对云玄之说此举甚好!

    老太太见儿子如今如此向着自己,看向苏青的眼中尽是得意,不过心中对云千梦却是越发的依赖,只觉昨晚听了云千梦的建议果真是正确的!

    柳姨娘深知那云易易是老太太心尖上的人,便与云千梦商量,是不是把百顺堂旁边的秋碧居给整理了出来,让云易易居住!

    云千梦深看柳含玉一眼,心知她是怕云易易一来,云嫣更没有地位,便笑着让她自己看着办!

    柳姨娘见云千梦如此体贴自己,心中对她的忠诚度更高!

    而此时云千梦已是在丫头们的行礼中走进老太太的暖阁,见老太太拿着几匹绸缎比对这颜色,便笑道:“祖母做什么呢?”

    芮嬷嬷见云千梦前来,笑着走上前,接过她脱下来的素色披风,笑着回道:“老太太怕四小姐没有好衣裳丢了相府的脸面,便拿出自己的体己,想给四小姐做几件新衣裳!”

    闻言,云千梦眼中浮现不赞同的神色,抢过老太太手中的缎子交给芮嬷嬷,有些生气道:“祖母是这相府的主母,竟拿出体己,岂不让人笑话?不明所以的外人定会说相府刻薄堂叔的孩子呢!祖母快别如此,别说是父亲不让,就是梦儿也不肯!一会柳姨娘过来,便让她把江南织布坊的老板请过来,为妹妹多做几件衣裳!至于首饰,便等四妹妹过来后,梦儿亲自带她去挑选!”

    一席话,既贴心又暖心,别说老太太,就是芮嬷嬷也对这大小姐的待人处事称赞道:“老太太,您看,还是咱们大小姐明事理!您还是依了大小姐吧,可别辜负了她的一片孝心!”

    老太太见云千梦面上却有微怒,又见芮嬷嬷劝说,便遂了云千梦的愿!

    只是,在大孙女的面前为小孙女打算,只怕云千梦表面大方,内心吃醋!

    老太太便细细的打量了云千梦,只觉她身上一袭绿色春裙,上身套着一件银色暗纹薄袄,颜色素净却又不失身份,只是那挽起的发上却只插着一根象牙兰花簪,两鬓间仅点缀了两支珍珠钗便再无他物,这让老太太心中顿时不满,觉得女儿家这样实在是太过素净,便命芮嬷嬷把自己木箱中的一只玉匣子拿出来,从中挑了一支孔雀金步摇插在云千梦的发间,这才满意道:“这才像相府的大小姐!”

    云千梦深知老太太这是怕自己想歪了,便立即起身,面带惶恐道:“孙女怎能收祖母如此贵重的礼物!”

    说着,便要把金步摇从发间取下……

    可老太太却阻止了她的动作,拉着云千梦重新坐下,浅笑道:“这些年,祖母也没送你什么!如今你孝敬祖母、爱护妹妹,当得这奖赏!”

    云千梦见她执意如此,便又起身,行礼感恩:“千梦谢祖母赏赐!”

    老太太满意的点头,祖孙二人坐着闲聊,说起不久之后的寿宴,老太太饶有兴趣道:“这么多年不见老太君,不知她的样貌有何改变!想当初,你外祖母可是京都有名的美女呢!”

    云千梦见老太太终于忍不住开始问辅国公府的事情,便敛去眼底的冷意,笑道:“外祖母身子骨健朗,这些年都是大舅母在管理府中事物,外祖母也是真正的过着含饴弄孙的日子!只不过,外祖母终究是有些上了年纪,心中十分怀念以前的时光,尤其想念祖母您,说你们既是闺蜜又是亲家,感情自是不能与旁人相提并论的!”

    见云千梦说的话如此中听,老太太少有的连眼角的皱纹都笑了出来,指着云千梦对芮嬷嬷夸赞道:“这丫头,真得我心,瞧瞧这小嘴甜的!”

    芮嬷嬷也跟着笑了起来,紧接着老太太的话往下说:“是啊!大小姐如此孝顺,是老太太的福气!”

    老太太最爱听奉承的话,如今被人捧的如此之高,心中早有些飘飘然,只不过,她脑子还是清醒的,知道此刻该问些其他东西了,只见她亲昵的拉过云千梦的手,正色道:“祖母这么些年不在京都,对很多京官的调动自然是全然不知!我记得你大舅母家的大表哥早已行了弱冠之礼了吧!”

    云千梦看着自己双手被包在老太太的双掌中,粉嫩的双唇微微扬起,眼中带着一丝笑容道:“大表哥今年已是十九年岁,想不到祖母的记性如此之好,竟记得这些小事!”

    闻言,老太太眼中浮现不赞同的神色,看着云千梦严肃道:“傻丫头,这可不是小事!这大家族中的子女,在外人眼中可都是香馍馍,哪家公子弱冠、哪家小姐及笄,外人可都记得比他们自个还要清楚,就想着如何把他们抢回家呢!尤其你外祖母家,现在的陛下虽不是太后亲生,但两人的母子之情竟比亲生的还要好,这也给辅国公府带来了繁荣!可想而知,这嫡子嫡孙定会皇恩浩荡,仕途定会一帆风顺的!这对于我们相府,也是百益而无一害啊!”

    闻言,云千梦心中划过一丝冷笑,自己这祖母,不但在云玄之那边为两个孙子铺路,甚至把算盘打到了辅国公府的头上!

    只不过,云玄墨虽是右相的亲弟,但他终究没有功名在身,这让云易珩兄弟在出身上便比贵族子弟低了一个台阶!

    恐怕这也是老太太心急的原因之一吧!

    只不过,若没有真才实学,这仕途也不会走的太远!

    曲长卿虽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贵公子,但他却是个文武全才,自小便进入军营磨练,十五岁时参加武试,一举夺得了当年的探花,因此才名正言顺的做到兵部侍郎的位置!

    而外界对于这位辅国公府孙少爷的评价也是相当的高,纷纷赞扬他不靠家族庇佑,靠着双手打开了自己的仕途!

    只不过老太太却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一心只想着动用人脉关系让孙子的路走得顺畅!

    不过,云千梦却不能直截了当的回绝了老太太,免得让老太太失了面子,又让自己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敌人!

    只见她甜甜一笑,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赖在老太太身边撒娇道:“祖母,您说的这些,梦儿不感兴趣啦!这家国大事,哪是咱们女儿家说了算的?再说,梦儿瞧着两位堂哥可都是聪明伶俐的,将来就算不靠别人,也定能闯出一番天地来!”

    老太太见她确实无心谈论此事,心道来日方长,有些事情的确急不来,此刻只消自己好好的待谷老太君的这个外孙女,将来辅国公府还不得看在这里面的情分上帮忙吗?

    如此一想,老太太也不紧揪着这事不放,抚着云千梦的脸颊感叹道:“易儿若是像你这么大方得体,我就放心了!可那孩子自小在小地方长大,怕是不能适应京都小姐的圈子!”

    见老太太眼中尽是担忧,云千梦知她定想带云易易参加寿宴!

    只是,以云易易的身份地位,确实没有资格踏进辅国公府,便只能依靠自己!

    此时云千梦坐正身子,宽慰道:“孙女倒是觉得四妹妹是个带的出去的!若祖母不信,这次寿宴,便让四妹妹跟着!”

    老太太等了半天,终于见云千梦松口,自是十分欢喜,当下又赏了些从苏城带来的点心,让云千梦带回去赏给院子里的丫头吃!

    这时,外间伺候的嬷嬷恭敬的走了进来,禀报苏姨娘来了!

    云千梦递了个眼色给米嬷嬷,只见米嬷嬷挑开门帘的一角,出声道:“苏姨娘请进!”

    苏青站在外间,见有人请她进去,自是认为这是老太太的意思,便扶着腰小心翼翼的踩着步子走进暖阁!

    老太太见她那一副娇滴滴碰不得的模样,身上的血气顿时往头顶冲去,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看着外面的光线,显然是已过辰时、接近巳时,一个姨娘给老太太请早安,居然磨蹭到将近中午才来,可见老太太又要找苏青的麻烦了!

    < 更新更快 就在笔趣网 www.biquw.com >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5812/39001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5812/390017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春日宴狂野美色楚王妃最佳女婿嫡嫁千金天降巨富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一世倾城一等狂妃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