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猎赝 > 《梅妻鹤子》 第两百零二章、臭名远扬!

《梅妻鹤子》 第两百零二章、臭名远扬!

新书推荐:我真不想做主角啊我太想进步了依然不悠然都市之万世丹尊我有一座神奇图书馆我震惊了全世界系统让我开女装店谁说金手指有助谈恋爱神秘老公惹不起你行你上吖

    林初一把车子开进了院子,她今天晚上准备留在别墅这边过夜,好好的陪母亲说一说话。

    自从父亲离开之后,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边过夜的。为了陪伴母亲,也为了让母亲看到自己而感到安心,而不是整天一个人坐在那里胡思乱想伤了身体。

    在尚美最艰难的时候,她也仍然会在处理一天的工作杂务之后,回家来陪母亲喝一碗汤说几句话,哄着她入睡之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有父亲在的时候,父亲是天。父亲不在了,自己就是这个家里的支柱和依靠了。

    这种被人依靠和需要的感觉......真的好累啊。

    除了要加班很晚的时候,或者第二天要到外地出差,她才会到自己的小窝歇息。因为母亲的睡眠质量特别不好,稍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清醒过来,想要再次入睡就很困难了。

    林初一尽可能的不要打扰到母亲,用尽一切力气的来为他们营造安全感。

    听到汽车喇叭声音,李琳竟然推门走出来迎接。

    “初一,你回来了。”李琳脸上带着笑意,出声说道。

    “妈,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去,外面冷。”林初一赶紧朝着母亲走来。

    “不碍事,我穿着棉衣呢。一点儿都不冷。”李琳握紧林初一的手,说道:“倒是你,手凉冰冰的,脸也没有几两肉......初一,工作再忙,也得注意身体啊。”

    “妈,我会注意的。你不要担心。”林初一搀扶着母亲朝客厅走去,问道:“吃饭了吗?”

    “还没呢。”李琳说道。

    “怎么回事儿?”林初一眼神微凛,说道:“阿姨还没做饭?”

    阿姨是家里用了好些年的老人了,平时对她极其宽容,该给的不该给的也全都给了。就是想对阿姨好一些,让阿姨把母亲照顾的好一些。

    可是,都这个点儿了,母亲还没吃上饭,阿姨一整天窝在家里做什么?连顿饭都做不好了?

    “不关阿姨的事情。是你弟弟.......”李琳喜孜孜的说道:“是林秋,说要亲自下厨给我做顿饭。都忙活大半天了,到现在还没开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得上饭。”

    虽然李琳嘴上说着抱怨的话,但是脸上的笑容却表示她对林秋做的事情很是高兴,也很是欣慰。早一点晚一点儿吃饭有什么要紧?儿子的孝心才是最大的啊。

    “林秋?”林初一满脸惊讶的模样。

    林秋以前从来没下过厨,让他烧壶开水都要和你讨价还价半天。有时候林初一气不过,直接称呼他为「少爷」,说他就像是以前的有钱少爷一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今天怎么自己要下厨房了?

    “可不是嘛。”李琳说道:“阿姨要帮忙,他还不同意。非说自己做的才能表达自己的孝心。阿姨没办法,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厨房操弄......就只能在旁边盯着,帮忙洗洗菜打一打下手。”

    “那可真是有口福了。”林初一笑着说道。

    林秋正端着一盆鱼汤走出来,看到刚刚进门的林初一,高兴的说道:“姐,你回来了?快去洗把脸准备吃饭了。一会儿你尝尝我亲手做的菜,这些菜式可都是我在抖音上面学的哦。可厉害了。”

    “好,一定要好好尝尝。”林初一看着林秋,笑着说道。

    林秋的头发凌乱,脸上残留着大量的黑烟,眼镜镜片上面还沾染了一滴油污,看起来脏兮兮的模样。脖子上系着一条围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厨子一样,刚刚做好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顿饭,期待着亲人们的品尝。

    林初一的心里即是欣喜,又有些酸涩。

    逆境能够让人迅速成长起来。

    每个人都在成长,自己如此,林秋也是如此。

    林初一洗过了手,坐在母亲身边准备吃饭。

    林秋盛了一碗鱼汤递给李琳,说道:“妈,你尝尝我熬的鱼汤。”

    李琳接过小碗喝了一口,然后连连点头,说道:“好喝。我儿子做的鱼汤实在是太好喝了。”

    林初一准备动手盛汤,林秋赶紧站了起来阻挡,说道:“姐,你坐下来吧,我来给你盛汤。”

    说完,手脚利索的给林初一也盛了一碗。

    “谢谢。”林初一接过鱼汤,笑着说道。

    “姐,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和我客气什么啊?”林秋埋怨的说道。

    “是啊。”李琳也出声附和,说道:“我们是一家人。现在你爸不在了,也就咱们娘仨个相依为命.......”

    想起林遇,李琳的眼眶又开始变红,声音哽咽的说道:“要是你爸还活着,能喝到一碗儿子亲手煲的鱼汤,也不知道得高兴成什么样子。他以前经常训斥你,但那是寄予太多希望之后的失望......他其实......其实心里非常爱林秋。林秋,你不要怪他。”

    “妈,我知道。”林秋同样的表情悲伤,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怪他。我爸对我很好,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爸爸。我喜欢他训斥我,我喜欢他看我不顺眼,我喜欢他对我吹胡子瞪眼睛........只要他活着,怎么样都好。”

    “是啊,只要人活着,怎么样都好。”李琳捧着汤碗,大滴大滴的泪珠就这么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林秋,你的鱼汤是不是没有加盐?”林初一不想让母亲太过哀伤,那样实在是太伤身体。她强作笑脸,说道:“妈,你尝尝,林秋是不是忘记加盐?”

    母亲悲伤的时候,她跟着一起悲伤很容易。可是,当你和母亲一样悲伤的时候,却要强颜欢笑,那才最难。

    林初一真的很难很难。

    林秋瞬间明白了姐姐的意思,他也跟着喝了一口汤,眉头紧皱,表情夸张的说道:“哎呀,好像真的忘记加盐了。”

    “是吗?”李琳被儿女的表演给转移心神,也顾不上流眼泪了,捧着鱼汤喝了一口,仔细品味,说道:“还好啊?咸淡正合适。”

    “妈,那肯定是你的眼泪掉进去了,眼泪是咸的,所以才咸淡正合适。”林秋笑呵呵的说道:“不信你尝尝我这碗。”

    说话的时候,把自己手里的鱼汤递了过去。

    李琳好奇的接过去尝了尝,说道:“还是一样......”

    看到林秋和林初一看着自己一幅憋不住笑的滑稽模样,李琳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欺骗了,笑着骂道:“好啊,你们这两个小滑头,原来是故意在蒙骗我呢.......”

    “妈,你被骗了。”林秋笑呵呵的说道。

    “是啊。我还当真以为你没放盐呢。还想着安慰你说第一次煲汤,忘记点儿什么是理所当然的。我小的时候,你们外公外婆在铺里忙活,我就为他们下一锅面条。结果我把面条送到当铺里面的时候,你们外公外婆可是把我好一顿夸奖,你外公说宝贝女儿亲手做的面,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吃完,结果他吃了第一口就喷出来了......你们猜怎么着?我把味精当成盐了,把半袋子味精倒进了面条里......”

    听到李琳说起自己身上发生的童年趣事,林秋和林初一都哈哈大笑起来。

    在欢声笑语中,一家人齐乐融融的吃完了这顿晚餐。

    林初一陪着母亲说了好一阵子话,她喜欢听母亲讲故事,特别是以前她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时发生的故事。那是自己不曾经历过的年代,贫瘠的物质生活,荒漠一般的娱乐享受,那个时候,买肉和买布还需要一种要做「票」的东西,那个时候,骑着一辆大凤凰自行车就能够得到无数人的眼羡,家里有一台电视机,左邻右舍都会潮水一般的涌过来.......

    但是,那个时候,没有太多东西能够占据彼此的时间,家人能够更加亲热而紧密的团聚在一起。

    现在,就算父母孩子面对面坐着,可是他们的中间还隔着、游戏、电视剧、微信聊天以及一场又一场的酒局。

    林初一刚刚走出房间,林秋就从隔壁房间里面出来了。

    “林秋,怎么还没睡?”林初一看着站在阴暗光影里面的林秋,出声问道。

    “姐,我睡不着。”林秋笑着说道:“我刚刚接手公司业务,发现千头万绪的,自己什么都不懂。”

    “不懂可以慢慢学习。”林初一看向林秋,说道:“这样吧,我准备做一场展览,到时候你来给我打下手吧?”

    “展览?”林秋出声问道。

    “是的。”林初一点了点头,说道:“你也知道,尚美的声誉跌到了谷底,现在就算咱们想做一场拍卖会,怕是也不会有人敢到尚美来买东西。委托人也不愿意把自己的藏品委托给我们尚美来进行拍卖.......一没拍品,二没买家,这是尚美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

    “所以,姐姐要做展览?可是,展览又不赚钱。”

    “是的,展览不赚钱,但是能够赚取声誉,赚取信任。相比较赚钱而言,我们现在最迫切需要的就是外界的赞誉,以及业界同行的信任。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我们才能够有机会赚钱。当然,那个时候也不愁赚钱。所以,这一场展览,我们一定要做好,最好能够在国内国际都拥有巨大影响力。这样一来,就能够重新把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到我们尚美,我们要让外界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虽然经历了很多的磨难,我们虽然已经沉到了谷底,但是,我们还在,尚美还在。我们还会回来。”

    林秋听得双眼发亮,满脸激动的说道:“姐姐,你真厉害。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支持你。”

    “姐弟同心,齐力断金。虽然爸爸不在了,但是我还在,你也在。咱们姐弟俩一起努力,一定可以重塑尚美的辉煌。那个时候,爸爸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安慰,母亲看到这一切也一定很高兴。她的身体太差了,太需要一些好消息来给她希望了。”

    “姐,我知道。”林秋直视着林初一的眼睛,说道:“以前我自私不懂事,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和妈妈失望的。”

    林初一拍拍林秋的肩膀,说道:“很晚了,快去睡觉吧。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是啊,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林秋说道:“不过天越来越冷了,怕是要下雪了。”

    “下雪好啊。”林初一轻轻感叹,她想到了去年的冬天,想到了「雪」餐厅,想到了苏城,想到了雪香云蔚亭、想到了古董街,也想到了尚美大楼下面被白雪掩盖的尸体......

    雪很大,血也很大。

    热血想把冰雪融化,最终却被冰雪同化。

    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能和自然天道对抗。

    .........

    爱乐华医院。碧海最好的康复医院。

    林初一把车子停在医院停车场,抬对看向这处隐藏在绿水青山中的医院,心里发出重重的叹息。

    她拾级而上,每走一步都重若千钧。

    高跟鞋鞋跟咯咯咯的叩击着地板,每一次都像是踩在了她的心尖上面,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

    三楼,VIP9病房。

    她站在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户看着里面忙活的女人和躺在那里动也不动的男人,久久的不敢伸手推门。

    女人穿着简洁的白色直筒长裤和黑色高领毛衣,把打来的温水放在桌子上面,然后把毛巾浸湿,开始一点点儿的在擦拭着男人的面部和身体。

    她就像是一个细心地小妻子似的,一点点儿的擦拭着,脸颊、眉梢、嘴唇、耳根,每一处都不放过。她一边做着这样的活计,一边在温声细语的和男人说着话。她的脸上带着笑意,好像那个男人能够感受到她的喜悦情绪,随时给予她回应一般。

    终究是要失望的。

    林初一的手几次握上门把手,却都没有勇气把它推开。

    犹豫良久,准备转身离开。

    “小姐,你找谁?”身后的护士出声问道。

    小护士很早就发现了这个可疑人物,原本以为是来探视病人的,但是站在门口「偷窥」半天却迟迟不进门,小护士便上前询问情况。

    听到外面的声音,屋子里面的女人朝着外面看了过来。

    然后,两人的眼神隔着玻璃窗户对了个正着。

    林初一不再犹豫,拧开门把撞了进来。

    池雪直起了腰背,她的身材很高,刚才在为宋朗擦拭身体的时候,一直是躬着腰背的。等到她真正站起来时,就比林初一还要高上一头了,看起来气势要更加的强盛一些。

    当然,或许这也和林初一畏惧而胆怯有着巨大的原因。

    她一直不愿意触碰,却又不得不面对。

    病床上的这个男人,她实在亏欠他太多太多,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偿还。

    “你知道,这里不欢迎你。”池雪盯着林初一的眼睛,面无表情的出声说道。

    她们是儿时玩伴,是小学同学,是从小长到大的死党。她们一起旅游,一起睡觉,一起创办「雪」餐厅......她们的人生有着太多的交集,她们说好了要做一辈子的闺蜜。

    可是,现在的她们却形同陌路。

    不,比形同陌路要更加残忍,她视她如仇寇。

    “我知道。”林初一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来的第十一次。”

    “要是叔叔阿姨他们在,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刺激?他们唯一的儿子已经这样了,不言不语的躺了快一年,老俩口都已经绝望了......你还来往他们胸口捅刀子?”

    “我知道叔叔阿姨今天不在,所以我才来的。”林初一出声说道。

    “哟,还专门打听过叔叔的行程啊,还真是有心了。”池雪一脸嘲讽的说道。

    “池雪,宋朗变成这样,我的心里也很难受。你又何必这样呢?”林初一出声说道。

    “你难受?”池雪突然间嘶吼起来,把手里的湿毛巾朝着林初一的脸上砸了过来。林初一不躲不避,任由那湿毛巾砸了个正着。“你难受?你有他难受?你有我难受?你有叔叔阿姨难受?林初一,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宋朗对你来说是什么人?是儿时玩伴?是备胎舔狗?他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你在外面该吃的时候吃,该喝的时候喝,该笑的时候笑,还有那个江来......你们俩的小日子过得很甜蜜吧?我看过你的报道了,尚美集团的定海神针,力挽狂澜的女接班人,哦,对了,还有碧海最有魅力的杰出女性,林初一,你可真了不起啊。以前就知道你优秀,但是还不知道你能优秀到这种程度呢。”

    林初一伸手摘下脸上的湿毛巾,毛巾沾水,份量极沉,说是一块小石头都不过份。再加上池雪含恨出手,这一砸是使足了力气,林初一那清瘦白嫩近乎没有血色的小脸瞬间就变得又红又肿。

    她走到池雪旁边,把毛巾重新丢进水盆里,看着池雪说道:“如果你觉得这样心里会舒服些,你就继续。”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池雪再一次举起了右手。

    林初一仰着小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池雪的眼睛。

    不说话,也不躲避。一幅任你抽打的模样。

    进来之前,她的心里百般纠结,万般忐忑。但是,当她抬脚迈进这道门之后,反而镇定下来。

    该来的耳光终究会来,该解的心结也一定要解。

    池雪的手举在空中半天,终究没有一耳光抽过去。

    “你走吧。”池雪收回了右手,重新转身从盆里捞了毛巾,继续为宋朗擦拭身体。“等到叔叔阿姨回来,场面可就难堪了。是你们林家人把宋朗变成这样的,更确切的说,是你把他变成这样的.......他们的心里恨极了你们林家人,恨透了你。”

    “我知道。”林初一出声说道。“我只是想来看看宋朗。”

    “看看?”池雪转身看向林初一,问道:“看他做什么?都已经这样了,又不能再为你跑腿办事了,也不能嘘寒问暖的照顾你了......这辈子能不能醒来还是个未知数。何必在这样一个废人身上耗费时间?”

    “池雪.......”

    “哟,生气?”池雪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我们的林大小姐生气了。怎么着?这次是来兴师问罪来了?怪宋朗就这么不死不活的躺着没能再搭理你了?实在不行,你也抽他两耳光?”

    “池雪,你当真不知道我到底经历过什么吗?”林初一瞳孔血红,眼睛死死地盯着池雪,说道:“你非要把人给逼死才甘心吗?”

    “我逼不死你。”池雪的语气终究缓和了一些。她知道林初一经历过什么,她所遭遇的那些......若是搁在普通女人身上,或是搁在她的身上,怕是她早就生不如死了。

    可是,她还是恨林初一。

    恨林初一为何要遭遇这样的事情,恨林初一把宋朗拖进那样危险的漩涡.......

    她更恨自己。

    宋朗喜欢林初一,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身边的每一个朋友都知晓。宋朗也从不掩饰对林初一的喜欢,跟在身后追随了那么多年。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他想做的,他愿意为她做的......自己呢?

    她又是用什么样的身份在指责林初一?她又有什么资格仇恨林初一?

    原本只是一个局外人,为何非要给自己加那么多苦情戏?

    “是啊,你逼不死我,谁都逼不死我。”林初一的视线转移到了宋朗脸上。额头上的纱布已经解开了,除了脸色腊黄之外,看起来就和一个正常人一模一样,他和以前一样温润善良。可是,他就是没办法睁开眼睛,没办法清醒过来。“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还要替宋朗报仇。”

    “替宋朗报仇?”池雪「扑嗤」一声笑了起来,说道:“林初一,你到我这儿来装什么大尾巴狼呢?宋朗到底是被谁害成这样,到底是谁把那个瓷器瓶子丢进他的后备厢,别人不知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吗?你说他到底有多惨?人都已经这样了,还被警方给密切监视着,等到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天,说不定就得被警方给带走调查.....”

    “你说叔叔阿姨应不应该要恨你?他们都是体面人,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但是,他们杀你的心思都有了......杀人不过是头点地,你倒好,你不仅仅把人给杀了,把人的声誉都给拿走了,让人以罪犯的身份活一辈子。你们林家人......一个个的,可真是狠毒啊。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池雪,我来就是想告诉他,我会替他洗清嫌疑,我不会让他以罪犯的身份活一辈子。”林初一声音坚定的说道:“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等你做到了再说吧。”池雪撇了撇嘴,态度轻蔑的说道:“我现在不会相信你们林家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句话。”

    “我会的。”林初一沉声说道。她深深的看了宋朗一眼,说道:“我会再来的,不会让他等太久。”

    林初一转身离开。

    池雪擦拭身体的动作停顿,她转过身去,看着林初一远去的身影发出沉沉叹息。

    她不容易!

    她也不容易!

    --------

    “尚美集团「王者荣耀」青铜展顺利开幕,众多古董界大咖现身捧场........”

    “王者归来,尚美集团筹备青铜大展.......”

    “青铜人头像现身,三星堆文明与外星人的联系.......”

    .......

    江来从古籍修复室里面出来,看到手机弹出来的众多新闻链接,这才知道「王者荣耀」青铜展开幕的事情。他把青铜人头像修复完成之后,就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古籍修复这件事情上面去了。至于会展的筹备以及嘉宾的邀请这些不属于他的工作范畴,自然有林初一这样专业的人士去负责处理。

    不过,林初一竟然没有给他打过一通邀请电话,或者把他作为「古董大咖」邀请去开幕式站台,让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难道自己还不够大咖吗?

    他专门搜索过被林初一邀请过去的那些大咖们的微博,粉丝数量加起来都不如自己一个人的多。这样的人......是的,确实在业界很有名气,德高望重。可是,自己和他们相比差在哪里了?

    江来很生气!

    哄不好的那种!

    江来坐上公车,来到自己最喜欢的角落位置。

    然后在手机上面搜索有关这次尚美「王者荣耀」青铜展的相关新闻,主要还是看各方对此事的反应。

    看得出来,林初一为这次活动准备了不少宣发费用,全国最主流的数十家媒体全部都覆盖到,就连一些与文物相关的公号也都有软文推广。

    “尚美?是不是就是那家把别人的《梅妻鹤子》瓶替换掉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良心简直坏透了。”

    “以赝品充当真迹,然后高价卖给自己的客户,董事长都畏罪自杀了,这样的公司怎么还没有倒闭?”

    “林初一不是碧海女神吗?长得倒是挺好看的,但是人品嘛.....啧啧啧,之前还有人去他们公司闹事来着......”

    “尚美的展览,怕是没有一件是真的吧?《王者荣耀》青铜赝品展?”

    ........

    评论一面倒的在攻击尚美,攻击林初一。

    江来不知道这是网友记仇,还是竞争对手的恶意抹黑行为。

    他对这种事情并不了解,倒是施道谙更加擅长一些,对这样的局势一目了然。

    毕竟,他自己就经常干这样的事情,经常找水军来赞美自己收购的作品或者赞美自己想要「力捧」的艺术家的作品。

    攻击尚美无所谓,江来自己也不喜欢尚美。因为他觉得尚美一点儿也不美。

    但是,攻击林初一就不行。因为他喜欢林初一。

    江来立即点开自己的微博,从手机相册里面找到了修复完成后的青铜人头像,然后配文写了三个字:我修的!

    很快的,就点击了「发送」按钮。

    发送完毕,江来就开始刷新页面,等待着网友的评论。

    果然,那些粉丝没有让江来失望。

    “我就知道哪里有热点,哪里就有江老师.......江老师,为你的技术点赞。”

    “大师,收徒弟不?会嘤嘤嘤的那种?”

    “大师又来秀恩爱了.......大师,给女朋友修复古董收钱吗?大师还缺女朋友吗?”

    .........

    大部份都是好评,还有一些在和江来开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是,有一些评价还是让江来感觉到了气愤。

    “江老师,我劝你还是赶紧删掉这条微博吧。林初一那样的女人配不上你,她现在就是一坨屎,谁沾上就会臭名远扬,臭不可闻........”

    江来面红耳赤,气呼呼的回复道:我就喜欢吃屎。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22888/450885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22888/4508854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官运官场之风流人生韩三千苏迎夏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强者奶爸戏精官门我的手机通万界天命凰谋末世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