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开局逮捕无证穿越者 > 地灵界 第一百零四章 奇才?纨绔!(1.05w)

地灵界 第一百零四章 奇才?纨绔!(1.05w)

新书推荐:开局被校花打耳光的我获得百倍积分西游:六岁熊孩子,开局怒怼观世音我推开了影视多元宇宙大门星战:爸,你把星球藏哪了?末日的吞噬者福晋快穿攻略,星座男神碗里来暴君的小公主被九个皇兄娇宠了!全球灾变:低调不成后无敌斩神表白你不同意,变心你哭什么

    第一百零四章奇才霍去病?纨绔霍去病!上架保底更新

    长平侯府的客卿很少,大都是卫家族人的门客、游侠。而林染的入驻在长安星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当今圣上雄才大略,真正的顶尖人才都去效力朝廷了,当长平侯府传出消息,有一位来自边陲小镇的极境武王加入长平侯府成为客卿,勋贵们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星汉帝国极境武王数量不少,但这也只是相对于匈奴王庭,真正算下来也没有多少,每一位都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这么一位极境武王像是大白菜一样加入了长平侯府?

    但次日朝会之上,长平侯卫青向汉武帝禀告了林染一事,这才让满朝文武反应过来,那道消息居然是真的。

    那林染,真的是一尊极境武王!

    极境武王是什么概念?

    伫立在世界顶点的那一小撮人,哪怕是统御无数星系的星汉帝国,极境武王的数量也不足三十之数。

    哪怕长平侯府是当今军部第一人的府邸,但和他们这些老牌勋贵比起来也还是稍显不足。

    他们不理解这位极境武王是在想些什么。

    但是不理解归不理解,卫青既然敢在朝会上提出这件事,那就说明这件事情无误。

    欺君之罪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承受的。

    而就在朝会结束后,汉武帝秘密召见了一批国之重臣。

    长平侯府,客卿住所。

    长平侯府本就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城池,客卿住所位于侯府西北,是一片建筑群落,与主府的距离很近。

    小桥流水,石亭竹林。

    一番自然景象在这宅内显得格外静谧。

    林染坐在石亭中,品茗着昨日卫青送来的茶叶。

    此茶无名,冠以汉字,故称汉茶。

    与拥有神效的界元茶相比,汉茶的功效并不怎么起眼,虽也有静心明神、促进灵力气血循环的功效,但终归不是界元茶这种修行神物。

    不过单论味道,界元茶澹泊、深邃,汉茶醇厚、浓香,初品时带着澹澹苦涩,但随后浓香涌现,唇齿留香。

    修行自然是界元茶更胜数筹,但只论口感,林染更偏爱这汉茶。

    “林兄林兄!”

    人未到,声先至。

    霍去病风风火火的身影出现在了神识的感知之中。

    呼吸间,霍去病已经从大宅正门来到了林染所在的后园。

    “霍兄来的正巧,刚刚沏好的上等汉茶。”林染扬了扬手中的茶杯说道。

    “不喝不喝,那么苦的东西也就你和舅舅爱喝。”霍去病跑到林染的对面坐了下来,“林兄,咱们镇魔司的镇魔卫什么时候到齐啊?”

    “等不及了?”林染放下茶杯笑了起来,这霍去病当真是小孩心性,对于建功立业满腔热血呐。

    “是啊,我已经等不及去诛杀那些域外天魔了!”霍去病满脸兴奋的说道,“当然,林兄你是镇魔将军,是好的域外天魔!”

    林染不由得笑了起来。

    “域外天魔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们当中不乏实力出众的强者。”

    “我知道。你给我的那个名为玉简的物品,其内的资料我已经读完了,对这些力量道路有一定的了解。”

    “读完后有什么感想?”林染问道。

    “蛮新奇的,而且大开眼界。原来世上并不只有武道与文道两种修行道路,还有仙道、神道这种体系。”霍去病露出一副受益匪浅的表情。

    对于第一次接触大宇宙万千体系的本土生灵而言露出这样的神情并不值得意外。

    武道在步入六司前脑容量异于常人,但和仙道修仙者一个个自带一万t的内存相比还是不太够用。

    而且读写能力也差的很多,低阶修仙者拥有灵识、神识,读写速度快的飞起,而武者就相对而言显得格外缓慢,哪怕比起普通人已经快到一刹那,依然很慢。

    大概相当于……

    修仙者的读写能力是新买的固态硬盘,武者的读写能力是用了好几年的机械硬盘。

    武者在未踏入六司前,读写存储能力都是远不及仙道、精神念师这些涉及灵魂的体系。

    不然也不会被称为没脑子的莽夫。

    林染给霍去病的玉简只记载了一些主流体系,绝大部分体系都没铭刻在上面。

    虽然只有主流道路,但也足够让霍去病这些镇魔司的镇魔卫开拓眼界了。

    “多了解了解其他道路也不错,未来遇见域外天魔也有应对的底气。”林染说道。

    霍去病赞同的点了点头。

    “林兄,陛下那边的名单给你了吗?”

    “已经给我了。”林染笑了起来,这才是这小子来找他的目的吧。

    “让我看看?”

    “不着急。”林染笑眯眯的拒绝了霍去病,“还有一部分镇魔卫不在长安,等人都到齐了你自会见到。”

    “好吧。”霍去病闻言也不再坚持。

    嗡!

    林染神色微动,手掌一翻,一枚印有匈奴文字的令牌出现在林染的掌心。

    霍去病童孔一缩,显然是认出了这枚令牌。但注意到令牌微微绽放光芒,霍去病没有选择出声,而是看向了林染。

    霍去病指了指门外的方向,林染微笑着摇了摇头,而后激活了匈奴王庭的令牌。

    下一刻,一道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从令牌之中传出。

    “林武王,您好。”

    “你是谁?”林染将令牌放到桌子上说道。

    “我负责王庭与您之间的通信,您可以叫我喀萨。”

    “王庭不能直接和我联系?”林染又问道。

    “王庭令牌有着时空限制,如长安星系这般的巨星系只能在星系内部进行联络。”喀萨回答道。

    知道林染是自己人,也没有太多的避讳。

    林染和霍去病对视一眼,继续问道:“也就是说,你现在在长安星系。”

    长安星系便是帝星长安所在的巨星系,是十二巨星系中的一个,也是这方世界最大的一片星系。

    “是的,但是长安有董仲舒在,我没办法进入,只能依靠林武王您了。”

    林染心有所悟。

    匈奴王庭对于星汉帝国的信息无法第一时间获知并不只是像他们所说,外貌特征过于明显,匈奴王庭并不是没有汉人,这些人也可以卧底。

    真正没有获取情报方法的根本原因还是董仲舒这位文道进士的存在,所有进出帝星长安的生灵都在董仲舒的文宫照耀下,心怀恶意者无所遁形。

    除非是林染这般有着极强遮蔽能力,并且在进入长安前就要提起戒备。

    一位七宫极境的文道强者坐镇,邪魔外道很难从正规渠道进入到长安内部。

    “我知道了。”林染应了一声,“把令牌的能力告诉我。”

    “您不知道?”喀萨诧异的说道,不过很快便迅速做出了回答,“王庭的令牌除了能够在上古迷幻大阵中指引方向外,还能够定位同星系内其他令牌持有者的位置并且进行联络。”

    “为什么不能跨星系?”林染又问道。

    “星系与星系之间有着巨量星海辐射汇聚而成的星海屏障,令牌的通讯能力无法穿透星海屏障。”喀萨解释道,对于林染的问题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果然有着定位的能力。

    林染略一沉吟,再次开口。

    “你告诉单于,我通过投名状已经进入到了长平侯府,现在作为客卿住在长平侯府内,有什么消息我会随时联系你。”

    “大人您进入了长平侯府?!”喀萨惊喜之下原本无法分辨男女的声音伪装也是露出了一刹那的真声。

    是个男人。

    坐在林染对面的霍去病瞬间反应过来,气血之力涌动,捕捉到了这道真声产生的振波。

    振波频率相同,复刻这道声音并不困难。

    “回去汇报单于吧,有事每晚子时晚上十一点联系我,其他时间不要再主动联系我,刚才若非我在房间内,此时已经暴露了!”林染声音冷厉的说道。

    这演技看的对面霍去病一愣一愣的。

    “大人赎罪,小的考虑不周!”喀萨惶恐的声音传来。

    “滚吧!”

    “是!”

    令牌通讯结束,林染手掌一挥,将其收了回去。

    “听到这令牌可以指引上古迷幻大阵,我本想借助此令牌趁机进攻匈奴的。”霍去病遗憾的说道。

    令牌之间可以相互定位,这一点让他打消了这一念头。

    “林兄,能确定此人的位置吗?”

    “可以。”林染点了点头,在喀萨说出令牌之间可以同星系定位时他已经锁定了喀萨所在的位置。

    “他在何处?”

    “行星,郑。令牌只能确定到所在星球,更具体的就需要你去查了。”

    霍去病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你”这个字。

    “林兄,你的意思是……?”霍去病兴奋了起来。

    林染面色郑重的看着霍去病。

    “镇魔卫霍去病听令!”

    霍去病神情兴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以军部礼向林染行礼。

    “在!”

    “你独自前往行星郑,确定匈奴人喀萨的身份,切勿打草惊蛇,只需确定其身份。”

    “是!”霍去病兴冲冲的领命,开口问道:“将军,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办吗?”

    “我只看结果。”林染笑呵呵的说道。

    “保证完成任务!”霍去病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兴冲冲的离开了。

    林染目送霍去病离开,不由得笑了起来。

    “侯爷让我将去病派出去是有什么打算吗?”

    后园门口,一道身影随之映入眼帘。

    褪下了军队战铠的卫青换上了日常服饰气度不减,铁血的气息是一眼便能让人认出其军伍之出身。

    “这孩子一心想要报效国家,沙场危险,只得麻烦林将军了。”卫青身影一闪,便来到了霍去病之前所坐的地方坐下。

    “雏鹰总是要飞向天空,侯爷你和陛下对他的保护有些过了。”林染为卫青倒了一杯茶水说道。

    “是啊。”卫青无奈的摇了摇头,“可还是不放心让这孩子征战沙场。”

    “也许去病天生适合沙场也说不定呢?”林染笑着说道。

    卫青也是笑了起来,没有多么在意。

    自家人知自家事,这小子连兵书都不屑一顾,如何打仗?

    顶多是个勇冠三军的兵,做不了将,更不会是帅。

    “陛下有意再征匈奴,这次就让这小子跟着涨涨见识吧。”

    这是给霍去病镀金啊。

    林染心如明镜,背靠汉武帝和长平侯府,霍去病只需要跟在他舅舅卫青身边就可以了。

    就匈奴王庭那实力,怎么也不可能一仗打到主帅面前,卫青没事,霍去病自然也不会有事。

    打完仗回来汉武帝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封他个中郎将或者卫将军当当。

    有背景是这样的。

    林染不在意的笑了笑,本身他算是关系户了。

    从一个黑户,一跃成为官拜从一品的镇魔将军,位比三公,金印紫绶。

    这算起来比霍去病还关系户。

    “匈奴方也有动兵的打算,域外天魔是一股巨大的助力,他们必然会有所行动。”林染对卫青说道。

    “林将军所写的那些力量体系我也读过了,的确有些力量体系很是诡秘,需要防范。”卫青很是赞同。

    比如这位镇魔将军所走的仙道,神秘莫测。

    这些域外天魔或许修为不如他们,但是手段却非常的诡秘,需要提什防备。

    “我作为客卿加入长平侯府的消息已经告知了匈奴人,相信不久后匈奴方就会做出反应。”

    “有需要军部的地方,林将军可以随时提出来。”卫青说道。

    镇魔司独立于朝堂,隐于幕后,秘而不宣,唯有寥寥几人知晓,就连他卫青,也是陛下钦点的镇魔卫,这个部门只针对域外天魔而存在,在涉及域外天魔的特事时特权极大。

    “这是自然。”林染微笑着点头,要用到他们的时候林染可不会客气。

    两人没有言语,一时间,场面竟是有些沉默。

    好在沉默的时间没有太久,仆人的靠近林染和卫青都是发现了的。

    仆人来到后园门口没有再敢进入,而是朗声喊道。

    “侯爷,林大人,阳石公主殿下造访!”

    “德邑来了?带人去客室,本侯随后便至。”卫青当即说道。

    “是!”

    仆人离开后,林染这才开口:“阳石公主莫不是那位德邑公主?”

    汉武帝的子嗣林染还是稍有了解的,这位帝女德邑公主也是有所耳闻,卫子夫卫皇后之女,虽不如卫长公主备受宠爱,但也是汉武帝颇为疼爱的儿女之一。

    查不到德邑公主的出生年月,连生母都只是疑似卫皇后,那我就沿用疑似了

    “正是。”卫青点头,“林将军同往?”

    “也罢,同往。”林染还没见过星汉公主呢,卫皇后据说是此方世界公认的第一美人。或许有帝后身份的加持,带了一些滤镜,但这也可侧面说明,卫皇后倾国倾城之姿。

    与卫皇后有着七分相似的卫长公主已经嫁做人妇,林染对人妻还是没啥兴趣的。

    不过……

    专门去看十四岁的小女孩好像也挺变,态的哈。

    话以出口,林染也没有临阵退缩,来都来了,那不得见一见吗。

    客室。

    “德邑来了。”卫青一入客室,爽朗的笑声便将客室内的目光吸引过来。

    跟在卫青身后的林染眸子落在客室内唯二两个坐着的女性。

    主位上的女性年龄稍大,风韵犹存,此人林染虽未见过但从位置可以断定其是卫青之妻,长平侯府主母,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

    而客座上的女性……倒不如说是女孩。

    继承了卫皇后的倾国之姿,正值豆蔻年华,年虽少,却也依稀可见未来之绝世美貌。

    帝女的确不凡。

    “侯爷!”卫青两人一进来,平阳公主和德邑公主纷纷站了起来,向卫青见礼。

    卫青也是向德邑公主行礼。

    这一礼,是臣子向皇族见礼。

    林染也是像模像样的学着。

    “这位是林染,侯府客卿。”卫青向德邑公主还有平阳公主介绍着林染。

    德邑公主美眸好奇的看着林染,这位轰动了整个长安的极境武王客卿她也是有所耳闻的。

    极境武王,伫立在帝国之巅的强者。

    看似她贵为帝国公主,贵不可言。但实质上,比起极境武王,完全不值一提。

    儿女随时可以生,而极境武王,少一个都是帝国的巨大损失。

    “见过公主殿下。”林染向德邑公主行礼。

    漂亮是真漂亮,小也是真的小。

    年龄太幼了,海蓝星的法律规定十八岁之后才可以结婚生子,这个观念林染也是从小养成。

    面对一个十四岁的精致小萝莉,林染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异样情绪。

    丫的不会真有变,态吧?

    至于外貌即一切……

    神圣宇宙天地灵气充足,人族生灵,除非是先天有缺,否则不会出现样貌丑陋的情况,顶多平平无奇了些。

    而踏上修行之途后,外貌就无须在意了。

    你但凡是个正常人,通过不断修行,外貌便会趋向完美。

    这也是为什么高修为的修士基本都是公子世无双,倾国佳人。

    相较于各有各色的美貌,林染更喜欢气质这种后天性格养成的东西。

    德邑公主朝着林染点了点头。

    “德邑见过武王冕下。”

    面对武王应抱有足够的尊重,这是皇族的教育礼仪。

    和德邑公主打了个招呼后,林染就待在卫青身后充当透明人。

    德邑公主这次过来算是探亲了,平阳公主是德邑公主的亲姑姑,偶尔她都会来长平侯府探望平阳公主,这一次也是这个原因,恰好林染跟着卫青过来了,也算是见了个面,混了个脸熟。

    虽说理论上一个公主对极境武王而言就是个吉祥物,认不认识,熟不熟无所谓,但说不定以后啥时候就有用了呢。

    多认识一位是一位嘛。

    ……

    来到这方世界也有一段时日了,时空使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整日在不同的世界穿梭,适应能力不强的根本做不来这份工作。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特色,作为时空使必须去适应每个世界的风土人情。

    星汉世界和林染以往去过的古代世界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需要适应的地方就是这方世界的人们生活的节奏都很慢。

    嗯……真.慢节奏。

    这也和星汉帝国的疆域太大了有关,这是林染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涵盖了整个世界无数星系的庞大星际帝国。

    和科幻侧的星际帝国不同,星汉帝国的主要交通手段还是依靠星海巨兽和传送阵,但星海巨兽数量稀少,传送阵对使用者身体有使用负荷,不能多次使用传送阵。

    再加上星汉世界的人们早早地开启了星际时代,受到星海辐射的影响,寿命普遍很长,哪怕是修为不入流的武道学徒寿命都能达到三四百年。

    这就使得这方世界的人们对时间的观念没有那么的精准。

    明明一天能做完的事情做个十天也是正常。

    在这里待了快一个月,林染也快适应了这种慢节奏的生活。

    没有紧急的事情,这里的人们都是慢悠悠的,就连上街都是早上出去,次日晚上回来。

    就很……离谱。

    去的世界多了,各种见闻也会随之增强自己的见识。

    不同的世界,独特的特性也摆在这里。

    就像星汉世界的普通百姓也有三四百,四五百的寿元,这一点甚至比神圣宇宙的普通公民还要多。

    不过,一方世界的规则只适用于此方世界,而神圣宇宙的规则则适用在大宇宙任何世界。

    举个例子,仙道金丹修士寿千载,这是神圣宇宙的规则。而到了离开神圣宇宙,前往诸天万界,无论是世界压制寿元的世界,还是寿元更多的世界,年岁的进展依旧依照神圣时间历。

    换句话来说,林染在星汉世界待上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只要他在神圣宇宙的寿元没有走到尽头,他就不会老去。

    但诸天万界之间的规则却无法做到互通。

    星汉世界的普通百姓在这方世界寿百载,但可能到了其他世界就变成了三四十岁的寿命。

    这就是世界的差异性。

    林染作为时空使感触最深,而星汉世界的人们……估计也就汉武帝有可能了解一些,其他人怕是连大宇宙和诸天万界的概念都没有。

    长平侯府,林染住所。

    五色灵力在林染的周身环绕着,无形无质的空气中,彩色的氤氲朦胧,这五彩水雾将房间笼罩,一种朦胧梦幻的美感油然而生。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玄奥的五行循环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不断演化,规则之力在其内流转,化神修士已经接触到了天地伟力,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来自天地的威能,移山填海,摘星拿月,何足道哉?

    林染便能感受到,如果他全力出手,身下这颗帝星怕是要为之颤抖。

    在匈奴圣地龙城和烈阳之主交手时双方都没有动真格,只是试探,再加上是近身肉搏,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如果两位七宫极境的强者放开手全力战斗,那动静绝对是毁天灭地的。

    不过届时林染这个“极境武王”也会露馅。

    通过源金体达到了极境武王的身体层次,但这终究只是空壳,和真正的七宫极境有着巨大的差别。

    欺负欺负普通七宫级修士没什么问题,但真的对上了极境修士,谁欺负谁就不好说了。

    氤氲逐渐消散,五色灵力悉数内敛,重归体内。

    只稍片刻,朦胧如仙境的画面已经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还差一些。”林染呢喃道。

    距离化神中期还差一些。

    他的修行速度非常之迅速,突破化神后没多久已经接近化神中期,但这些修为还不够。

    不仅仅是面对匈奴王庭和轮回者不够,还有未来的时空使大会。

    届时汇聚的可是神圣宇宙七大主星系、一百零八次星系、无数常规星系的天才时空使。

    每一位都是天之骄子,其中不乏中高阶时空使的子嗣,这些伫立在大宇宙顶点的万古巨头之后,实力和天资母庸置疑。

    一想到要和这些人同台竞技,林染便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而且,作为汇聚了时空管理局最顶级天才的盛会,时空使大会从来没有过像那些超凡大学考核式的比赛项目。

    时空管理局对超凡大学的学院派培养方式向来嗤之以鼻,信奉只有血与火的真实战场才能够磨练出真正能够撑起大宇宙的顶尖强者。

    因此,历届时空使大会都是在局内精心选拔的世界进行,死亡率一向很高。

    哪怕不为了名次,只是为了活下去,林染也要努力。

    叹了口气,从床上下来。

    压力是一方面,还是要按部就班的来,不能急躁。

    一急,什么事情都容易出错。

    “林大人!”林染一出门,在门外等候的仆人当即迎了上来。

    “林大人,董仲舒董大人来了,此时正在客室等您。”仆人连忙说道。

    “董大人来了?我知道了。”林染微微点头,他在修行,仆人也不敢贸然闯入打搅他,一直在门口等着。

    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仆人也有修为在身,但每次看到这位林大人的离开方式还是无比的震惊。

    哪怕是侯爷,在移动的时候也会有空气流动的信息得以捕捉,而这位林大人……

    就好像在原地隐身了一般,没有丝毫空气变化的动静。

    无论看过多少次都还是那么惊人。

    客室。

    林染的身影从虚空中浮现。

    虚空术压根不是高速移动,而是借助空间进行时空挪移,星汉世界的武者哪里接触过空间这种东西,他们唯一和空间沾边,也就传送阵了。

    “林将军!”董仲舒见到林染凭空出现,当即起身行礼。

    “董大人此番前来,有何要事啊。”林染大步来到主座上落座,问道。

    “回禀将军,属下已经完成了对镇魔卫的域外天魔信息传授。”

    “这么快?”林染目露诧异之色,他本以为按照星汉人的生活习惯,这事要拖个十天半个月呢。

    “镇魔卫尽快了解域外天魔,镇魔司也可更快一些步入到下一阶段的规划安排。”

    “不错。”林染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完成了普及工作,那便开始下一阶段的计划吧。”

    “是!”董仲舒也习惯了林染话语中一些新奇的词汇,能理解他的意思就行。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林染见董仲舒还坐在原地,出声问道。

    “将军最近经常参加一些纨绔子弟的宴会,此番举动是有何深意?”董仲舒问道。

    林染这段时间也不是整天宅在长平侯府,经常出门参加一些重臣子嗣举办的宴会,有邀必应,长安内上三品官员子嗣的宴会被林染参加了个遍。

    每天林染都能收到无数邀请。

    谁让在帝国这些极境武王中林染是最平易近人,最容易邀请到的呢。

    自己的宴会上有一位极境武王出席,这说出去倍有面子。

    “不要小瞧这些纨绔子弟,在国家大事上他们可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在一些歪门邪道上,这些人却是一等一的好手。”林染笑着说道。

    董仲舒脑门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歪门邪道是好手这有什么用吗?

    精通偷鸡摸狗,欺男霸女有什么用?

    林染知道董仲舒心有疑惑,但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董仲舒这类大才向来看不上这些和米虫无异的纨绔子弟,但在林染眼中,他们也有着独特的妙用。

    “将军自有深意,属下冒昧。”董仲舒想了半天还是想不通这群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纨绔子弟有什么用,只得朝林染拱手说道。

    “无妨。”林染摆了摆手,“还要劳烦董大人继续主持镇魔司的事宜。”

    董仲舒心底很是无奈,但还是行礼。

    “是。”

    这位位比骠骑将军的镇魔将军完全是个甩手掌柜,就给了他一个叫作《镇魔司战略发展企划的东西,剩下的就完全不管了,他不来汇报镇魔司的情况这位镇魔将军也不找他。

    整日就只知道结交纨绔子弟,堂堂一位极境武王却混迹在这些米虫之中,董仲舒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知道林染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但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这些纨绔子弟有什么用。

    董仲舒带着满腹的疑惑离开了。

    嗡。

    林染将时空印记中的镇魔令取出。

    这是林染在时空商店里兑换的身份牌,有着和匈奴王庭令牌类似的功效,只不过没有在上古迷幻大阵中指引方向的功能。

    用这东西作为镇魔司镇魔卫的身份证明再好不过了。

    林染手上的是主令,可以联系任何一枚副令,也可以接收任何一枚副令的信息。

    此时,霍去病所持有的副令便在申请与主令连接。

    心神一动,霍去病的声音便透过镇魔令传了过来。

    “林兄……将军,我发现了一个疑似喀萨的怀疑人选,但他很小心,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可以证明,所以我想让将军你用匈奴王庭的令牌联系喀萨,这样我就可以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喀萨了。”

    林染眼中闪过一丝讶然。

    真的假的,在一颗星球上找一个人,这才多久,霍去病就找到了?

    “好。”林染应了下来,取出了匈奴王庭的令牌,找到了位于行星郑的喀萨。

    不稍片刻,喀萨的声音便随之响起。

    “武王大人!”

    “老子都快闲出屁了,单于让老子来卧底是要干什么?能不能给个话?”林染不满的声音响起。

    正在“偷听”的霍去病差点一口水喷出去。

    这是林染?

    这傲慢野蛮的语气,霍去病怎么都没办法将其和林染联系在一起。

    倒是那边的喀萨显然是从匈奴王庭处得知了林染“恶劣”的性格,对于这样的语气非但没有感觉不满,反而是理应如此的表现。

    “武王大人息怒,单于已经交待了任务,只是您让我子时联系您,所以小的在等子时到来。”喀萨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我的错?”

    “没有没有!武王大人您误会了,小的怎么敢这么对武王大人您呢!”喀萨连忙说道。

    “哼!”林染冷哼一声,“最好这样!”

    喀萨一阵陪笑。

    “说吧,单于那边什么任务。”

    “是这样的武王大人,单于准备安排几位天上使去长安,想要让武王大人您做好接应的准备。”

    所谓天上使就是轮回者,在星汉帝国叫域外天魔,在匈奴则是天上使。

    “知道了,还有事吗?”

    “没有了,武王大人。”

    “滚吧!”林染将通讯结束。

    霍去病那边仍旧没有动静,直到林染开口,霍去病这才出声。

    “将军,可以确定了,我们找到的这个人就是喀萨!”霍去病语气中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没有被发现吧。”林染问道。

    “没有,我们动作很小心。”

    “嗯,那就回来吧。”

    “不着急。”霍去病却是这般说道,“我准备再待几天回去,将军你和喀萨刚结束通讯,如果我们现在离开,或许会引起他的警惕。”

    “你倒是心细。”林染笑了起来,“回来述职,我记你一功。”

    “是!”霍去病兴奋的应道。

    结束镇魔令的通讯,林染看着桌子上的匈奴王庭令牌陷入了沉思。

    轮回者要来长安?

    那他该怎么合理的将自己摘出去的同时弄死这些轮回者呢?

    林染摸着下巴思考着这个问题。

    ……

    转眼间,七天转瞬即逝。

    林染没有等来匈奴单于派来的轮回者,反倒是先等来了从行星郑回来的霍去病。

    这小子也是兴奋,从行星郑回来后直接就跑到了林染这里来汇报工作。

    “以上,就是我在行星郑找到喀萨的全过程了!”

    后园里,霍去病满脸兴奋的向林染和卫青汇报着自己如何在行星郑确定喀萨的过程。

    听完他的汇报,林染和卫青脸上的表情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古怪。

    这方法就很……霍去病。

    他丝毫没有暗中调查的低调,反而是大张旗鼓的带了一大波侍卫去行星郑“踏青”,抵达行星郑的时候还惹得行星郑的县令慌忙迎接贵客。

    到了行星郑之后他也没干什么,整天就带着一大波人在行星郑星球各个地方到处晃荡转悠,后来行星郑的世家贵族发现这位皇亲国戚好像真的是来旅游的,然后就不管他了。

    随着身上的目光减少,霍去病悄然转变了自己的“游玩”地址,从行星郑内部的地方转变为了周围各个行星。

    去其他星系只有两种方式,一是乘坐星海巨兽,二是通过传送阵。

    星海巨兽只有各星系主要交通行星才会配备,行星郑还没有配备资格,因此只能通过传送阵。

    霍去病一天能跑四五个星球,一来二去就和各大传送阵的守卫混熟了,然后再一次闲谈中,霍去病“不经意间”询问了一下有没有谁像他这样经常出入传送阵的。

    之后他就得到了一些名字,将其汇集成册,而后再从县府找到传送阵的登记名录,一向对比,很轻易地就锁定了几个值得怀疑的名字。

    像喀萨这样心中有鬼的人一定不会每次出行都严格按照帝国规定进行严格登记,这样的话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很容易就会被查到。

    但是帝国的传送阵必须经过守卫,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和守卫打好关系。

    这些守卫传送阵的士兵大部分的油水都来自喀萨这些“偷渡”客,这种行为在帝国各大星系都是默认的小动作,霍去病一开始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调查,没想到真的让他给查到了。

    而最后和林染联系让他和喀萨联络也是进行最后的确认,上一层保险。

    “对去病这次的任务,侯爷怎么看?”林染看向卫青,笑着问道。

    “胆大妄为!”卫青看向满脸兴奋的霍去病,摇头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霍去病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老实的站在原地。

    “我倒是认为去病这次做的不错。”林染笑了起来,给了霍去病一个鼓励的眼神。

    “去病行事不按常理出牌,不受惯性思维影响,招招出奇,用在恰当之处或许能起到一招制胜的作用。”

    “林将军太抬举他了。”卫青

    摇头说道, 但脸上的笑意却在说明,林染对霍去病的评价他听在耳里很是开心。

    霍去病也是如此,听着自己顶头上司对自己的高度评价,心里也是格外的开心,朝着林染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林染笑了笑。

    倒也不是夸张,从霍去病此次事情的处理来看,他的确有可能成为一只奇兵。

    至于能不能将可能变为现实,那就要看霍去病自身的能力了。

    “去病。”

    “属下在!”霍去病当即应道。

    “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将军请说!”听到又有任务,霍去病当即来了精神。

    林染笑眯眯的开口。

    “这个任务会让你承受污名,备受误解,成为他人眼中的废物,即便是这样你还愿意去做吗?”

    “无妨!”霍去病没有丝毫犹豫,“我霍去病行事,何须在意他人看法!将军您尽管交待便是!”

    “好。”林染满意的点了点头,“我需要你成为一个纨绔,一个别人眼中借助卫家权势整日吃喝玩乐,不思进取的长安第一纨绔!”

    霍去病愣住了。

    长安第一纨绔?

    “然后呢?”霍去病问道。

    “等你做到人尽皆知的长安第一纨绔子弟后,我会告诉你接下来做什么。”林染笑眯眯的说道。

    林染这笑容让霍去病浑身不自在,总感觉这位上司在算计着什么。

    “是!”心有疑惑,但还是应了下来。

    “我期待你成为长安最大纨绔的那一天。”

    霍去病嘴角微抽。

    得,长平侯府废物霍去病的名号又要响彻帝星了。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158246/613395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158246/6133955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我有一座恐怖屋天道美人黑化警告王者之无敌逆天外挂神医凰后叶辰萧初然斗罗大陆之神圣龙斗罗快穿攻略:妖孽宿主,开挂了云若月楚玄辰开局神级选项强化升级诱夫入怀:喵系萌妻别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