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甜妻A爆了 > 你在我心尖上狂野 【110】擦头发

你在我心尖上狂野 【110】擦头发

新书推荐:我在梦里惹上未来大佬嫡女有毒之腹黑小医妃盛世枭宠:穿越王妃超霸气农门药香:拐个皇子来种田颤抖吧昏君六爷文武双全陆先生的告白好另类云开见月时无边细雨丝如愁谭先生的万丈光芒

    聂欣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因为根本就没有抱期待。

    她不听傅朝朝怎么说,就看她怎么做。

    “对了,关于开设公众号跟趣头条账号的事情,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傅朝朝迫切的想要改善孩子们的环境。

    聂欣犹豫了下,摇了摇头,“院长还下不了决心,再看吧。”

    傅朝朝劝了她几句,年轻人的想法跟中年人不同,他们更加接受和适应这个崭新的时代。

    要是一直维持着旧的观念,福利院做不到捐赠升级,很快就会衰败下来,苟延残踹。

    聂欣的表情很动摇,她知道傅朝朝的意思,内心也想要福利院多做一尝试,但是对于院长这些守旧的人来说,接受一项完全不懂的新事物是很难的。

    更何况福利院里的老师们年纪也比较大,哪怕把框子建好,福利院之后能不能打理好都不知道。

    傅朝朝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极力想要劝福利院自己动起来。

    他们再怎么磨刀霍霍,那也只是个外人,不可能一直帮着福利院运营下去,这些技术,还得她们自己学会运用。

    离开福利院,傅朝朝躺在车椅背上,伸手按了按脑袋,皱着眉。

    薄景深看见了,尽量将车开的平稳,声音很轻:“不舒服?”

    傅朝朝应了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脑袋很晕,很困,想睡觉。”

    薄景深:“那就睡吧,到家了我再叫你。”

    他打开音乐,车里响起了舒缓的古典乐,傅朝朝脑袋里的疼痛仿佛得到了缓解,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夏天天气炎热,车里开着空调,薄景深怕冷到她,趁着红灯的时候拿出放在车柜里的毯子披在她身上。

    傅朝朝果然感觉有点冷,披了毯子之后把毯子卷成了一团。

    看着睡得很挺舒服。

    薄景深又帮她把背椅调低了点。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薄景深的声音:“朝朝,醒醒,回屋里睡。”

    傅朝朝迷迷糊糊被叫醒,睁开了下眼睛又重新闭上,还翻了个身子,她睡得好舒服,一点都不想动。

    薄景深见她背对着自己,脑袋还蹭了蹭毯子,无奈失笑,这是赖皮上了?

    他弯下身子靠近傅朝朝的耳朵,“我已经让你睡了一个小时,够久了,再睡下去你明天起来身体肯定会酸,乖,回屋里睡。”

    炙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脖子上,泛起了一股痒意,傅朝朝再次迷瞪瞪地睁开眼睛,看着他不说话。

    见她这幅傻愣愣的样子,薄景深忍不住摸了她脸一把,嘴角勾起一抹痞意,手感甚好。

    于是又摸了一把。

    在傅朝朝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薄景深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回家。

    车距离别墅有一点距离,在走了一半的路程傅朝朝就回神了,脑袋缩在了他脖子处,忍不住悄悄抬头看他。

    薄景深似笑非笑地觑着她,声音透着股慵懒:“别乱动,你头发蹭着痒。”

    傅朝朝身子一僵,不敢再动了,但只是过不久,又大着胆子直接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眼角下的泪痣。

    薄景深微微一怔,没说话,也没看着她,下意识将脚步给放慢了下来。

    磨蹭了好一会儿,两人来到大门前,薄景深才道:“按一下开门。”

    门用的是指纹锁,薄景深两只手都抱着她,根本无从开门,倒是傅朝朝能自由活动。

    这个声音似是惊醒了傅朝朝,她挣扎了几下从他怀里挣脱开来,跳到了地面上,低垂着头小脸红彤彤的,不好意思道:“我自己走可以的。”

    薄景深将手收了回来,有些遗憾。

    傅朝朝开门后去了卧室洗澡,洗完澡精神好了些,不再那么困了。

    看了看时间,也才晚上九点,不是她睡觉的那个点。

    考虑到后天就要去数据呼吸上班了,傅朝朝决定好好查一下这个公司的资料。

    因为不清楚被招进去之后还要不要进行面试,她先做好准备。

    笔电在外边客厅,傅朝朝走了出去,发现薄景深也在。

    他穿着灰色的浴袍,头发清爽,看上去并没有洗头,在灯光的氤氲下,侧脸很精致,隐约露出的胸膛白的耀眼。

    有着泪痣的眼睛刚好在她这边,傅朝朝又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摸了。

    傅朝朝低头扫了眼自己,薄景深比她还要白啊……

    惭愧啊。

    还好她身材比他纤细,不然她都可以去当爷们,薄景深就是妥妥的压寨夫人。

    薄景深看见了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嘴角微微上扬,“朝朝。”

    傅朝朝还介于过去和不过去之间,听到了薄景深的话,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她洗了头,在房间里草草吹了几下,披散在脑后,稍微一弯身,湿润的头发就调皮地跑到了前边,睡衣衣领处都被弄得微湿。

    地板很干净,傅朝朝干脆躺在地上打开客厅矮桌摆放的笔电,背靠的就是薄景深所坐着的沙发,他眉头一拧,“头发没干。”

    傅朝朝头也不回:“我这是为了保护发质不让它受损的太厉害,吹一半留一半,等它自然干。”

    对于这样子的“歪理邪说”薄景深显得极为不赞同,但他也没有过多干涉别人的想法,而是用自己的行为去表明。

    傅朝朝怎么也想不到,薄景深竟然要给她擦头发!

    他找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手脚笨拙地弄着她柔顺的长发。

    能得到这么一个免费的劳动力擦干头发,傅朝朝心情畅快,眼眸弯成月牙,搜索着数据呼吸的资料。

    刚开始头皮被薄景深弄的还有些疼,到后边他仿佛上手了似的,动作轻缓地擦着,傅朝朝嘴角翘得更高了。

    她笑嘻嘻地道:“以后我也给你擦头发。”

    薄景深指节分明的手穿梭在她的发间,时不时抽出一缕擦擦,有点儿百无聊赖的模样。

    他斜倪了傅朝朝一眼,懒散道:“你倒是会省力,我头发这么短,随便擦擦一会儿就干了。”

    傅朝朝吐了吐舌头,“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你也可以学习艺术家那样留长头发啊。”

    薄景深笑了笑,“伺候一个就够了,我可不想再伺候另一个。”

    傅朝朝也笑了。

    看到傅朝朝搜索的资料,他漫不经心地问:“怎么想着搜索数据呼吸?”

    傅朝朝:“你之前说过我没经历过面试,我怕去到公司之后就会面试,我先将企业背景了解一下,免得到时候答错。”

    “对了,你知道科技人员去面试的时候都会问些什么问题吗?”

    薄景深:“技术型人才主要考核的是技术,面试倒是其次,非技术型人才分类太多,我也不知道你要去哪个方向,不过面试的流程大多都会问问你对这个行业的看法,这里涉及到了前瞻性。”

    傅朝朝眼睛一转,“那我就使劲儿往好的方面说!”

    “没必要,你把心目中的想法说出来就好,甚至是批评也没关系。前瞻性需要的是头脑清醒的人,我们身处其中,总会被虚伪的繁华所迷惑,而不在这里头的人,或许会比我们看的更深远。”

    傅朝朝皱了皱眉,迟疑道:“那我总不可能乱批一通吧?”

    “所以按照你心目中的想法去说就好了,太过华丽的辞藻就是准备太过,一直批评也显得有些刻意,关键看你怎么说。”

    薄景深提议:“要不你预演一遍?”

    “嗯?”

    薄景深微弯下身子,贴在了傅朝朝的后背上,从前面来看,傅朝朝整个人都嵌入到他怀里,像被他抱住了一样。

    他的手从侧边伸出,紧贴傅朝朝的手臂,骨节分明的手落在键盘上快速敲击,就像是个精美的艺术品。

    傅朝朝看着他的手指,心想如果这双手用来弹钢琴,又会迷倒多少万千少女。

    最后一声清脆的敲击声落下,电脑屏幕弹出了搜索页面,里头展现了很多职场面试问题。

    薄景深饶有兴致地浏览着,傅朝朝却手脚僵硬的不敢动弹,心神都放在了两人相拥的姿势上。

    半晌,薄景深道:“这些问题都挺有趣的,你要试试么?”

    傅朝朝赶紧道:“试试吧。”

    她特意往前倾,借着看看题目脱离薄景深的怀抱。

    她近视,上课都戴眼镜,但平常时并不喜欢戴,隐形眼镜也不喜欢戴。

    没想下一秒,薄景深就把笔电“啪”的一下关上了。

    “……”

    “小孩儿,面试的时候可不会给你看题目答案。”薄景深懒懒散散地说,那双妖孽的眼睛看着她,眼底含着笑。

    傅朝朝看了过去,他眼角下的泪痣又勾得他越发像只狐狸精了。

    她不服气地说:“我只是想要看看面试题目。”

    薄景深摇头:“不行,题目下面就是答案,既然是模拟面试那你不能看答案。”

    “我又不会看……”傅朝朝嘀咕着,虽然连她自己都觉得没多少可信度。

    特意去看是一回事,不小心看到是另外一回事。最怕就是不小心。

    傅朝朝鼓了鼓嘴:“那你问吧。”

    她转过身子全面对着薄景深,薄景深坐在沙发上,而她则躺在地上,这么一看也算有点面试官居高临下的意味。

    忽然,她疑惑道:“你不用看面试题吗?”

    薄景深懒懒地靠在沙发背上,吊儿郎当地说:“薄夫人,这么没有营养的面试题,我看一遍就能记住了。”

    傅朝朝咕哝着:“是吗?”

    为什么总感觉被戏弄了?

    接下来倒是很正经,薄景深收起脸上的玩笑,神情严肃地面试着她。

    傅朝朝也依着自己之前看到的资料,慎重万分地回答。

    每回答完一个问题,薄景深都会点出她的不足,从企业的角度去分析着她要如何回答才能更加讨好HR。

    傅朝朝认真听着,努力将薄景深说的话都记在脑海里。

    有些专业术语她根本不懂,但并不妨碍她记住,尤其是薄景深总反复提出那几个词汇,想要不记住还真的有点困难。

    问了十几个问题过后,薄景深道:“这些问题就够了,其他问题来来去去都是围绕前面几个问题来展开,真到了面试,他们不可能会问这么多问题,只问五个甚至更少。”

    前来参加面试的人这么多,HR要是每个人都问十几个问题,光是负责一个面试者就需要花二三十分钟,那他们岂不是累死。

    傅朝朝有点紧张:“你再问我几个吧,我怕我记不住。”

    薄景深不依她,“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先好好去休息。”

    傅朝朝见此也不问了,打算明天自己再补补。

    她眨着眼睛看他,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个想法,一脸无辜地说:“可是我头发还没干呢。”

    薄景深觑了她一眼,“我帮你吹干,吹完就休息。”

    傅朝朝立刻跑去卧室给他拿吹风机,重新躺在地上,趁这个机会赶紧打开电脑看一看,恶补面试的知识。

    薄景深见她这么挂心,也不再劝着她,指尖轻撩起她的长发,乌黑的长发轻而易举就被他手指卷起,可比它的主人诚实乖巧多了。

    他忽然道:“你不是想要弄卷发吗?”

    傅朝朝回神,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长发:“是,想弄卷发,但总是忙忘了。”

    薄景深:“明天去弄吧。”

    傅朝朝转头看过去,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欲语还羞,妩媚如水,有着浓浓化不开的疑惑。

    她的心思太好惨了,眼睛根本藏不住。

    薄景深眸色微深,不动声色道:“初入职场,新的开始,不想要换个形象吗?”

    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是她最后一天假期,傅朝朝思考没多久,就雀跃地拍板:“那就明天弄吧,换个发型换个心情!”

    “可是,”她微蹙着眉,“烫卷会很伤发质,而我还想要做染发呢。”

    薄景深倒没有什么传统观念,不允许老婆卷发也不允许染发,反而兴致勃勃地给她出主意。

    “我知道一家店专门做发型设计的,据说也有明星去那儿做发型,就去那家店吧,材料都弄最好的,努力降低发质受损。颜色的话,你喜欢什么颜色?”

    傅朝朝不确定地说:“太过夸张的颜色我不喜欢。”

    “要我帮你挑吗?”

    傅朝朝若有所思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忽然笑眯眯地道:“好啊,你能帮我,我就少花点心思了,只是太土的颜色我不会喜欢的。”

    末了,她又补了句:“我很挑剔的。”

    薄景深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思,似笑非笑地说:“没事,我不嫌你烦。”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119259/488347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119259/4883472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狂野美色春日宴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天降巨富最佳女婿楚王妃一世倾城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恰似寒光遇骄阳独宠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