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名劫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仵静之死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三章仵静之死

新书推荐:前往世界尽头处新婚之夜:我被龙女强娶了科学修仙,勤劳致富仙道无峰从推出修行论坛开始九荒混沌最后的妖灵师冰帝:武极乾坤隐居在山村和离后,王爷再也不要体面了

    如今已经有一些势力派人找上门来交涉,但他知道黑暗狩猎战造成的动荡远不止如此。

    像乔伊这样的天之骄子都于此夭折,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暗狩猎战的消息传开,造成的动荡将会愈演愈烈,无数势力会压迫圣南学院,而他作为狩猎战主负责人,承担的责罚肯定是最大的,甚至可能被圣南学院当做弃子抛弃以平息众怒!

    他以往积累起的权利地位也将于此毁于一旦,反而要承受世人的指责与唾骂。

    之前南千浔告诉他,执法联盟已经得到消息,并与他们进行交涉,几天后便会派人到达接管企鹅人。

    他绝不想坐等这样的局面发生,所以他必须要在这几天,从企鹅人的嘴里套出点东西来应付世人,即便企鹅人再嘴硬,他也要一点一点抠出来!

    两位金甲战士犹豫了一会,还是将牢笼打了开来,他们知道仵静身上背负着多大的压力,如今他的情绪很不稳定,他们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他。

    牢门被打开,仵静走进牢房,在企鹅人身前停下脚步。

    忽然,仵静转过头,目光锋利的扫视了后面看向这边的金甲战士。

    接触到仵静目光的一刹那,那些金甲战士如惊弓之鸟般瞥开目光,不敢去瞧。

    仵静这才转回了头,目光锐利的看着企鹅人,沉默了一会才出声,“制造黑暗狩猎战的应该不仅仅只是你们两个人吧?你们背后应该还隐藏着一个庞然大物!”

    他知道,只有挖出这个庞然大物,他才能将世人的愤怒移开,不然他还是众矢之的!

    “棋局上,有个人只将目光放在一个卒上,完全看不到大局,你说可不可笑?”企鹅人抬头回应仵静的目光,“而你就是那个可笑的人。”

    “不要摆出那副高人一等的姿态,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厌恶的感觉。我只是因为我愿意在这,所以我才在这。”

    仵静眯了眯眸,重新升起凌厉的气势,“呵呵,现在说什么都是那么苍白无力,是你被禁锢在牢笼之中,这个一直关押你至死的地方。”

    “不!”企鹅人升起先前小丑般的笑容,但是略带阴鸷,“你们自以为置身事外?其实你们也被禁锢在一个牢笼内……一个大到你不可想象的牢笼!”

    他收起语气,化为冷笑,“其实早已显而易见,我坦然,你惶恐!”

    仵静眸子眯起,深邃的眸子动容,仿佛心中所想都被企鹅人一览无余,他几乎没有过这种一丝不挂暴露在外的感觉。

    他承认,他惶恐,他愤怒,他确实开始不择手段了!

    仵静的眼睛变得狰狞起来,毫无征兆的突然一拳轰向企鹅人腹部,同时夹杂着歇斯里地的暴吼,“说!你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

    “轰!”

    沉闷的声音在狭隘的房间内冲荡,企鹅人的背都弓了起来,蓝色的血液从他的嘴角溢出,脸庞痛苦的扭曲,但当他缓过一口气后,却是双目猩红的笑了起来,“没错!就是这样!何必矜持,人前伪装?你们这些种族的本性就是疯狂啊!”

    现在的仵静长老确实疯狂,哪还有先前德高望重的样子,看来再清高的人,在困境之下也会撕下自己的伪装。

    仵静的声音还带着些颤抖的尖锐,显而易见,他确实是被逼急了,后面的金甲战士也是神情紧张,一动也不敢动。

    企鹅人嘴角蓝色的血液异常的晃眼,仵静眼眸不由虚眯了起来,“看来要撕下伪装的应该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嘿嘿,你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了。”企鹅人低着头阴鸷的笑着,话里意味深长。

    仵静愤怒的上前一把掐住企鹅人脖子,手掌如钳子一样缓缓缩紧,窒息感很快便涌了上来,企鹅人的脸色很快也涨红起来。

    “哈……哈哈,你杀不了我,你只是毫无价值的棋子!”企鹅人疯狂的大笑,几近癫狂,这样如厉鬼般的笑声在通道内不停回荡,对于金甲战士来说绝对是折磨的。

    “那你看我现在杀不杀的了你!”仵静眼神狠戾十分,手掌还在不断收缩,这样下去会捏碎企鹅人的脖子,要了他的命!

    对于企鹅人非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再三用言语挑衅,如一只手轻轻一推,将本来就在悬崖边缘的仵静推下,彻底跌落疯狂的深渊!

    然而,仵静刚刚用力没过久,狰狞的脸色却是突然升起惶恐失措。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自己的手竟然使不上力!他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忽然,他注意到,自己的手上有一个血色的小划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上面还残留着蓝色的粘液。

    这东西似乎来自企鹅人!因为他的血液也是蓝色,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上面。

    仵静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急忙运转精神力内视体内的情况,一种闪烁着蓝环的毒素细胞正在大规模侵入他的体内,这也是导致他用不上力的根本原因。

    这个时候仵静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毕竟原恒强者可没那么容易被毒素毒死,能处理的方法有很多。

    然而当他催动原力将毒素强行逼出体内时,脸色却再次变化,蓝环毒素仿佛是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他的原力刚刚与之接触便一败如水,根本拦不下毒素的侵入!

    原本以为仵静要杀了企鹅人,那值守的两位金甲战士刚欲阻止,却看到仵静一脸惶恐的表情,像是发生了他不可接受的事情。

    见此情形,两名金甲战士面面相觑,然后小声询问:“仵……长老?”

    仵静没有理会金甲战士的声音,或是说恐慌到失了聪,但没过过久,惶恐的眼睛内又升起垂死挣扎的狠戾,拎起企鹅人的衣领,大声咆哮,“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需要安静……可是你太吵了。”企鹅人笑着盯着他,笑容很怪异,在仵静瑟缩的瞳孔里则是恐怖。

    仵静的嘴唇开始哆嗦,脸色苍白,语气也开始变得极不稳定,时而狠戾,时而软弱,“解药……解药……“

    “给我解药!”他忽然扯着企鹅人的衣领大喊,瞪大的眼神却有些飘忽,毒素已经入侵到很深的位置,这让他心中的不安加剧!

    “你想一下,你问一只毒蛇要解药,是不是太傻了点?”企鹅人笑的从容。

    任谁都能在仵静张皇失态的表情中看出不寻常,因此,后面的金甲战士都不淡定了,纷纷持枪围了上来,枪尖对准企鹅人。

    “喂喂喂。”企鹅人笑着环视众人,“我都被绑的严严实实了你们还如此提防,是不是神经有些过度紧张了?”

    “哐!”

    这个时候,仵静忽然双脚失力摔倒在地,这把两位值守的守卫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查探情况。

    摸到仵静身子时,是僵硬冰冷的,没有正常人的柔软和温度,再看仵静的瞳孔,似乎被蒙上了一层白纱,瞳孔放大,深处有些细微的抽动。

    没死,但是已经危在旦夕了!

    守卫瞬间意识到大事不妙,尽管企鹅人被五花大绑,但还是极具危险性!

    他们赶紧将仵静抬出牢房,手忙脚乱的将牢门重新关上,并叫一位金甲战士赶紧去叫院长过来!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身为原恒强者的仵静长老前来审讯企鹅人,竟然在这样的情形下自己变成奄奄一息的样子。

    ……

    两天后,黑暗狩猎战的消息已经无法遏制的散播开来,四大院也知道瞒不住,便主动昭告天下。

    一下子,黑暗狩猎战成了世人皆知的一件事,彻底震动了中央大陆,四大院一时间被推到了刀口浪尖。

    因此,四大院收敛起了手脚,中止了学员在外的一切活动,全都召回入院,不敢在这个敏感时期再搞出什么事端。

    正当死者所在的势力愤怒的讨要一个说法时,圣南学院又公布了一个举世震惊的消息——新星狩猎战主办人仵静长老被黑暗狩猎战犯人毒杀!

    这个消息无疑是劲爆,仵静本来该是他们怒火发泄的对象,没想到现在竟然死了,被一个囚禁起来的犯人杀死,一个原恒强者陨落,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很多人刚开始并不相信,认为这是圣南学院为自己洗脱罪责的方法,但是仵静的尸体驳回了一切的质疑。

    他们开始将目光放到了杀死仵静的毒上面,单单的毒素便能快速置原恒强者于死地,难以想象这是怎样恐怖的毒素!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104934/574324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104934/5743240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万古神帝终极斗罗沧元图狂神剑道独尊万千之心万道剑尊武动乾坤吞噬魂帝扮演凡人,被女帝偷听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