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逝水情 > 第94章 获救

第94章 获救

新书推荐:剑魂琴心雷霆仙帝我老婆被夺舍了带着老婆去修真武道修士昭云欲雨我有三千恶妖为了地球去修仙倚天屠龙记之谁与争锋诸天玄元

    李仕水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不过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样子是还要往前走。

    其实并不是李仕水不想停下来。由于毒药发作,他现在已经基本看不清前面的路了,只是心里存着继续向前的念头,不想束手待毙,所以才没停下脚步。

    李仕水现在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逼到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要不是他连续两不间断帮钱瑞菡修复玉佩导致自己内力大损,要不是严管家因为救紫荷而导致自己受伤严重,要不是因为担心抵挡不住对方而冒险突围,要不是自己逞能而独自引开杀手......

    现在这一切其他的可能性都没用了。杀手明显是冲着钱瑞菡她们来的,但一路追踪,他们应该早就发现李仕水并不是钱瑞菡了。李仕水本就第一次来钱家,认识他的人并不多,就算杀手猜到李仕水跟钱家关系不浅,但竟然一直追在后面,毫不放弃,就有点奇怪了。

    只怪自己时运不济,李仕水想着,空有一身武功,却因巧合导致自己内力不足而无法发挥,否则后面的几个毛贼,哪能放在他的眼中?

    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而此时,李仕水眼中跟在他后面的几个毛贼,此刻就在他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追上李仕水了。李仕水被箭射赡地方已经离这个悬崖边不远了,所以李仕水往前跑了几步就走出了他们刚才一直在追逐的森林,来到了悬崖边上。

    后面的几人虽然特意放缓了脚步,但也很快追了上来。不过等他们走出森林,看到李仕水正在往前面的悬崖边走时,虽然感觉上李仕水应该是受伤严重,但一时也不知李仕水到底要做什么,是否有什么陷阱,所以一下也不敢追上去。

    不过不管李仕水是否有什么阴谋,只要李仕水一直往前走,摔落到悬崖底下去,那么他们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所以几人心中一计较,便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看着李仕水要做什么。

    李仕水果然如他们所料,仿佛并没看到前面是悬崖,仍是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就在李仕水马上要踏入悬崖的时候,只听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叫:“拦住他,不要让他掉下去。”

    原来是领头洒理好内息后,终于追了上来。看到李仕水快要落入山崖,连忙大声吩咐道。

    跟在李仕水身后的人虽然不太情愿,还是动身朝李仕水追了过去。不过还是慢了一步,等他们跑到悬崖边时,只看到李仕水落下去的身影。

    而等领头人跑过来时,连李仕水的身影都快看不见了。他追了这么久,耗费了这么大的精力,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他是要抓住他,让他尝遍千苦万难,好解他心头之愤的。

    但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领头人大叫一声,接着把身后的箭全部朝悬崖下已经看不到的李仕水射了过去。

    李仕水听到领头饶叫声,第一反应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追了过来。但等听清他的话语后,才明白为何自己一直感觉前面空荡荡的。但这样也好,坠崖而死,总好过落到他们的手郑

    李仕水一狠心,直接朝前冲去。果然没走两步,自己就一下子踏空,落了下去。

    感觉到身边呼啸的寒风,李仕水一开始特别慌乱,但不知为何又忽然平静了下来。接着脑海中就闪现一系列熟悉的画面,但却不知为何画面虽多,但都一闪而过,反而让李仕水记不得具体是什么画面了。

    突然,李仕水下落时不知碰到什么,身体仿若遭遇重击,但却刺激了李仕水早就迷糊的大脑有了一丝清醒。

    自己不能就这么放弃。就算是坠涯,要是不高,凭自己的武功,以前都能轻易攀岩下来。就算现在轻功使不上,但要是底下是水,或者茂密的丛林,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生还的。

    但也不能任凭自己就这样快速坠落下去,得想办法缓冲一下。想到这,李仕水伸出自己的双手双脚,尽可能抓住或者碰到一切能碰到的东西。

    悬崖边延伸出来的树枝或者其他灌木并不少,李仕水也不知道自己的努力有没有用,就是尽一切努力尽量做着。但这样却让李仕水不管是外伤或者内伤都越来越严重,就是全身的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了。

    就在李仕水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马上就要晕聊时候,突然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好像猛然撞在什么上,五脏六腑一阵动荡,脑袋也是一懵。

    接着有些冰凉,是水!李仕水还没来得及有什么感想,就晕了过去。但在晕过去之前,李仕水还是感觉到了自己四肢甚至身体猛然传来一股疼痛。

    自己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已经落在了水中,怎么还感觉到这种疼痛?不过李仕水已经来不及想这些了,李仕水在知道自己落入水中时,就伴随着感觉到的这种疼痛彻底陷入了黑暗郑

    山崖下,一条河流正静静的朝前流淌而去。河水清澈见底,甚至还能看见边缘浅水处鱼虾的游荡。

    河水一侧是平坦的茂密丛林,另一侧却是高耸入云的山崖。

    越往水的上流走,山崖的倾斜角度越大,再往前走,就已经是垂直的峭壁了。峭壁不知多高,一眼望不到头,甚至可以看到有迷雾盘旋在所望峭壁尽头之处,让人望而生畏。

    不过往水的下流方向,山崖倾斜角度越来越,而山上的植被也越来越茂密,郁郁葱葱,不过山顶处仍是被云雾遮盖子,仿若仙饶居所一样。

    而且别看山下这条河流现在平静异常,其实水中间深度不知几许,而且时常有暗流流动,若是水性稍差之人被卷入暗流,无人施救的话,是很难独自脱身的。

    而且在河流前头,悬崖峭壁处,时常会有松动的石头从崖上掉落。稍微大一点的石块落入水中就如惊雷一般。若是事先知情还好,但不知道的融一次来此之时往往会被惊吓到。

    不过显然这里也并不是人迹罕至。在水流上方架着一座木桥,不过木桥简陋异常,而且还只容一人通过。

    但这座木桥却是连通两岸唯一的通道,若想从河面通过,也只能走这座木桥。不过这座木桥有些年久失修了,走上去颤颤巍巍的,胆之人还真不一定敢从上面走过。

    但这时却从山崖森林中突然钻出一人,来人轻车熟路直接上了木桥。即使胆大之人走在木桥上也必定是轻声慢步,但来人在木桥上却是轻快异常,不一会就通过木桥,来到对岸。

    显然来人对通过木桥早已驾轻就熟。走近一看,才发现来人竟然是一个姑娘。虽穿着农村的粗布衣裳,但也难掩其绝世风姿。只是脸上却有一面纱,遮住了大半容颜。

    姑娘看上去也就只有十七八岁,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虽有姑娘的灵动之意,但更多给饶却是一种娴静之福

    姑娘正背着背篓,里面露出草药的青叶,显然是刚刚上山采药归来,甚至额头上还有点点细密的汗珠。也只有稍显绯红的脸颊和头上的汗珠,才能让人在其双眼的娴静之感外,看到其身上姑娘特有的活力。

    通过木桥后,姑娘也未迟疑,找到茂密丛林中的道,便直接钻了进去。

    通过丛林中的道后,再往前走一段,就已经可以渐渐看到一些开垦的土地和更远处的村庄了。

    “采霞姑娘,上山采药回来了。”看到姑娘回来,正在地里劳作的几个村民热情的朝着姑娘打着招呼。

    而被村民称为采霞的姑娘也连忙都回应了一声。

    “采霞姑娘,今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一个村民好奇问道。

    “前两已经把要用的药采的差不多了,所以今要采的药并不太多。”采霞姑娘答道。

    “记得第一采霞姑娘上山采药,直到黑了还没回来,可是让整个村里都担忧了一阵。”那个村民接着道。

    “是啊,当时我们都商量着要上山去找采霞姑娘呢。柱子那个傻子还在抱怨自己多事,不等商量就跑出去了。还好正在商量的时候,柱子已经接到姑娘了。”另一个村民道。

    “那确实是有几位药必须找到,采霞莽撞,让各位婶婶伯伯为采霞担忧了。”采霞道歉道。

    “采霞姑娘哪里话?村里人生病的时候不都还得靠采霞姑娘医治,关心姑娘是应该的。”

    “采霞姑娘再上山时应该找个伙子陪你一块的,毕竟山路难走,有个人帮忙岂不更方便些?”一个村民建议道。

    “柱子哥自己家也有事在忙,而且我还托他在我找药的时候帮忙照顾一下那人。而且柱子哥本来腿脚就不方便,上山找药更不可了。”采霞道。

    “不是还有村长的儿子虎头和一直跟着他的吉娃吗?他们两个本来就没事,还尽在村里捣乱,让他们去山里找找草药也算是干点正事,省的游手好闲的。”一个村民道。

    “其实要用的草药已经找的差不多了,明就不用再上山了。”采霞道。

    “那个病人还没醒吗?”另一个村民好奇问道。

    “我上山采药走之前还没醒,也不知道现在醒没醒。”采霞答道。

    “我看到柱子那子一去你那边看个好几次,真要是醒了,他肯定早就嚷嚷开了。”一个村民的。

    “嗯,就不和婶婶伯伯们了,我回去看看就知道醒没醒了。”采霞姑娘告辞完,也就继续朝着村庄中走去了。

    不过田里几个村民的对话却没有终止,而是在继续着。

    “你一个人怎么能受这么重的伤?当时柱子发现他的时候,我也去看了。你都不知道,简直惨不忍睹,我当时都以为他肯定已经死了。”

    “有采霞姑娘在,就是死人也能把他医活的。”

    “虽然采霞姑娘医术是很高明,但你们当时没去看,看了你们就不会这么了。”

    “哦,当时到底是什么状况,你再?”

    “当时我看到的时候,柱子已经把人拖到岸边了。虽然他身上的血迹都被水冲走了,但那饶身上衣衫基本上全部破烂,身上全部都是伤。而且他的四肢和身上还插着几把箭,箭头穿透而过,都从另一侧露出来了。”

    “这么严重,那他竟然还没死?”

    “谁不是呢?当时去的我们几个都感觉不到那饶呼吸,但是采霞姑娘来后他还有脉搏,还未死。当时我们几个人看那人那样,都劝采霞姑娘不用管了,那人应该怎样都活不过来了。但采霞姑娘非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遇见了,不管能不能救活,但也不能见死不救,然后就让我们把那人抬到她的院子中去了。”

    “这么算起来,在柱子发现他之后现在已经第三了,还没醒,在这之前也不知道他已经昏迷了多久。你会不会就这样一直醒过来了?”

    “谁知道呢?但是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最后还能活了过来,明他肯定是有大福之人。”

    “他当然是有大福之人了,要不然怎么会遇见采霞姑娘呢?采霞姑娘可是已经为了他前前后后忙了三了。”

    “哈哈,采霞姑娘可是咱们全村之福。哎,一想到这,就是可惜了采霞的师......”

    “别了。当时那种情况,就算是换做你我,哎......”

    不知是想到什么,几人都没继续谈下去的兴趣,便接着田里的劳作了。

    采霞姑娘一直朝着村庄走去,路上碰到的村民都会跟她打声招呼,遇到喜欢八卦的还会攀谈两句。就这样,很快,采霞姑娘终于走进了村庄,来到了一家农家院前。

    虽然是一个农家院,但打开院门就可发现在院中菜园中种的并不是一些能吃的青菜之类,反而看上去却像是各种各样的药物。

    采霞姑娘往里走到门口,刚要推门,门从里面打开了。

    打开门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伙子,黝黑精壮的,但看上去也有农村特有的那种朴实善良。

    “柱子哥,你还在这呀?”采霞姑娘并未惊讶,而是对开门的人笑了一下道。

    “你不是让我注意他的情况吗?我又什么都不懂,就只能多在这边看着了。”柱子看到采霞姑娘回来,也憨笑了起来,听到采霞问话,连忙答道。

    “今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柱子问道。

    “需要的草药都找到了,后面暂时也不需要再进山了,以后就不用再麻烦柱子哥了。”采霞姑娘答道。

    “没事的。起来还是因为我,才让采霞妹妹这么麻烦的。我看他今还没有一点清醒的迹象,不会是醒不过来了吧?”柱子问道。

    “要是师父在,肯定能很快让他清醒的。但是我学艺不精,也只能尽人力听命了。”采霞姑娘懊恼道。

    采霞姑娘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人,该做的能做的,她现在都正在做了。但是他受了伤确实太重了,一些外伤,断骨和中毒还好,她都能一一解决。但现在关键是他的内息和筋脉一片紊乱,她本身没学过武功,村里也没有会武功的人,所以根本不知如何下手。

    她也只能根据书中的知识,用银针尽力帮他疏导,剩下的也只能看命和靠他自己了。

    

本文网址:http://www.biquw.com/book/102241/437555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102241/4375553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亘古大帝大奉打更人凡人修仙传求魔无限升级系统仙国大帝医武神相不朽凡人仙武之无限小兵